《春野小神医》

旁边的警察如梦初醒,连忙掏出钥匙想要解开手铐。没想到吴幼光伸手一拦:“不用了。今天的事情要是不说明白,就让我带着手铐去上任。”

朱大鸣的脸色愈加难看。他对旁边警察大声斥责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是谁把吴局长拷上的?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,老子扒了他的警服。”

旁边小民警战战兢兢地上前,凑近朱大鸣的耳边想要说话。

朱大鸣一把推开他,正气凛然道:“有什么事情直接说!别偷偷摸摸的!”

小民警迟疑道:“朱所,真的要说吗?”

“说!”

“吴幼光是跟美人沟餐厅的人一起抓进来的!早上是朱所您自己说的,要狠狠教训一下美人沟餐厅的人。”

朱大鸣一听就慌了。他之前让对方大声说话,就是打心底认为抓吴幼光的事情跟自己没关系。但没想到这事扯到最后,竟然跟美人沟餐厅扯上关系了。

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。

朱大鸣连忙悄悄踢了小民警。

小民警以为是嫌自己声音太小了,又拔高声音朗声道:“龙哥还在您办公室等着呢。他说,这里的事情搞定就给他打个电话。”

“我打你麻痹!”

朱大鸣一脚把小民警踹翻在地,然后急急解释道:“吴局,您听我解释,事情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“把我手铐解开。”

吴幼光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分,疲惫地开口说道。

朱大鸣闻言大喜,连忙抢过钥匙亲自替吴幼光解开手铐。他一边解开一遍殷勤道:“吴局,我真的不知道您今天会突然来镇里。要不这样的话,今天我做东,请您吃个饭怎么样?”

“砰!”

朱大鸣话还没说完,椅子上的吴幼光猛地起身。他扣住朱大鸣的手腕往前一拉,接着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。几乎转眼之间,朱大鸣就被重重地摔在椅子上。

吴幼光夺下手铐,干脆利落地将朱大鸣拷在椅子上。

朱大鸣这才反应过来。他挣扎了一番,焦急问道:“吴局,您这是干啥?”

吴幼光冷冷道:“我现在怀疑你和黑社会势力勾结,暂停你的职务。后续的职务犯罪行为,我会建议检察院后续跟进。”

听到吴幼光的话,朱大鸣终于面如死灰瘫软在椅子上。职务犯罪这四个字,如同一把利剑悬在他的头顶。朱大鸣心中明白,一旦检察院介入,那么自己的前程就算是彻底毁了。

甚至还有可能会锒铛入狱!

“黑八爷!对,黑八爷!”

朱大鸣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,对吴幼光急急道:“吴局,您认识黑八爷吗?你放了我,就当是给黑八爷一个面子。”

“呵呵,堂堂派出所所长,竟然要让一个黑社会做靠山!这种话说出去,咱们警察的脸往哪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