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被讹钱的农民四十来岁年纪,长相憨厚,身体倒是很壮实。他跟林大宝一样,身上也穿着泛白迷彩服,不过看起来还要更破一些。他手里还拎着一个蛇皮袋,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模样。

刘土发手足无措,结结巴巴解释道:“我没撞他啊,是他撞到我身上来的。”

豹哥眼睛一瞪,上前狠狠推了一把刘土发骂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说我们讹人?”

他身后几个混混顿时也冲了上来,把刘土发团团围住。

刘土发哪里见过这种阵势,当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,急得脸都涨红了。

豹哥见状冷笑一声:“我看你也不像是故意的。这样吧,你自己说是要公了还是私了?”

刘土发连忙问道:“什么是公了,什么是私了?”

“公了嘛,就是我们报警,等警察来处理。你把人撞伤了,属于故意伤害罪,是要坐牢的。”

一听说要坐牢,刘土发的声音都哆嗦了。他连忙说道:“私了私了,我要私了。”

“私了就简单了。我这兄弟伤成这样,你给点医药费就行了。”

豹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刘土发,继续道:“看你也不像坏人,就意思意思给一千块钱吧。”

“啥!一千!”

刘土发不觉抬高了声音,“我知道了,你们就是讹人!”

豹哥的脸色难看起来,他一巴掌朝刘土发甩去:“妈的乡巴佬,讹的就是你!”

“我不给!”

刘土发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,大声拒绝道。他左右看看,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协警,于是鼓足勇气警告道:“那里有警察!”

“呵呵!”

豹哥冷笑一声,朝那个协警招招手:“小金,过来一下。”

协警一听,连忙屁颠屁颠跑了过来:“豹哥,啥事?”

豹哥给他扔了一根烟:“这位同志撞了人还想跑。现在又反咬一口,说我们讹人。”

小金打量了一番刘土发,冷笑道:“这简单啊,公了就行了。像这种故意伤害罪,关个一年半载没什么问题。”

刘土发没想到协警会这么说,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。

“我私了……”

刘土发叹了口气,哆哆嗦嗦掏出钱包。

“呵呵,我朋友的伤势加重了,现在要两千。”

豹哥看到厚厚的钱包,眼睛都发光了。

刘土发猛的抬起头,一脸不甘。

“看你麻痹,再看就三千了!”

旁边一个小混混一脚踹了过去。

“呵呵,挺牛啊你。”

正在这时,人群外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。人群分开,林大宝双手抱胸,冷眼看着豹哥。

“啊!长官!”

豹哥眼睛骤然睁大,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一个立正敬礼道:“长官好巧啊,又见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