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林平强话一出口,连林阿六都愣了一下。他一头雾水问道:“平强,你搞错了吧?你有啥补偿款?”

林平强呵呵一笑,解释道:“表哥你忘了?当年我去外面工作的时候,把我家房子拜托给你照看了。现在我回来了,你总要把房子还给我吧。”

“平强你说啥呢?当年你出去工作,说以后打死也不回来村里了。所以你把老房子、宅基地啥的都卖给我了。那会儿我给了五千块钱,但是你嫌少,还把我家自行车骑走了。”

林阿六耐心向林平强解释道。

“六哥啊,我书念得多,怎么记错呢。当初我出去工作的时候,是向你借了五千块钱。今天我都把钱带来了,准备还你呢。”

说着,林平强掏出一个薄薄的信封放在桌子上,笑道:“六哥,钱我是还给你了。那房子你总该还给我吧?”

“你……平强你怎么能这么说话!”

林阿六气得浑身发抖,“当年咱们说的明明白白的,你就是把宅基地卖给我了。再说了,二十年前的五千块钱多值钱啊,恐怕比现在的五万块都多的多!”

八九十年代,肉才几毛钱一斤。那时候五千块钱的购买力,可不是现在五万块钱所能相提并论的。

花五千块钱买一套老房子,在当时已经是非常理想的价格了。

林平强生气地从椅子上站起来:“六哥,你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吧?当初借了你五千块,难不成现在要让我还五万?”“你……谁说要五万了……不对,我没借过你钱……这明明是卖房子和宅基地的钱。”

林阿六手忙脚乱,越解释越乱。

“六哥你没念过书,不知道你刚刚的行为已经涉嫌敲诈罪了。要是我去公安局告你,你就要坐牢的。”

林平强手指轻扣桌面,不急不缓说道:“咱们都是亲戚,没必要为了这点钱不愉快,你说是吧。”

一听到坐牢两个字,林阿六顿时就慌了,茫然无措坐回椅子。他对林平强言辞恳切道:“平强,当初买了你的房子后,我就翻建成现在的房子了。这房子我都住了二十多年了,现在你说要反悔?你让我家去哪里住?”

吴艳芳闻言,拖长了声音讥讽道:“六哥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房子本来就是我们的,给你们住了二十多年已经很好了。现在房子要拆迁了,你总不能还霸占我们家的房子吧?”

林阿六一听,更是气得浑身发抖。

“说完了吗?”

林大宝在一旁默默看着,不慌不忙插话问道。

林平强和吴艳芳相视一眼,点头道:“说完了。我今天过来就是通知你们一声。我给你们一个礼拜的时间搬家,一个礼拜后我就来收房子。要是你们还赖着不走,我们就法庭上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