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砰!”

焦伯和眼镜男一拳轰击在一起。沉闷的声音,甚至让旁边的胡磊等人的耳朵里响起了一阵“嗡嗡嗡”的耳鸣声。

焦伯不自觉往后退去,重重撞在墙壁上,才勉强稳住身体。

眼镜男甩了甩胳膊,讥讽道:“当年在海西市大杀四方的焦爷就只有这点斤两?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焦伯弯腰重重咳嗽了几声,吐出几缕血丝。英雄迟暮,浑浊的眼睛里满是沧桑与无奈。

胡磊上前,扶住焦伯关切道:“没事吧?”

焦伯摇摇头,轻轻推开胡磊。他走上前去,对眼镜男拱拱手,无奈道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。麻烦诸位跟龙王说一声,楚家的事情,老夫我一个人扛了。”

眼镜男讥讽道:“你凭什么扛?”

“当初龙王出手救人,楚家欠他一条命。今天,老夫就把这条命还给他。”

说着,焦伯骤然站直身体,夺下眼镜男手中的匕首,狠狠往自己胸口刺去。

“别!”

胡磊惊呼,连忙上前阻挡。就连眼镜男眼中也露出一丝惊讶。焦伯是半步宗师,距离传说中的宗师境界只有一步之遥。这样的人,一旦踏出最后那一步,便会蟒蛇化龙,一跃登上龙门!

宗师之下,皆是蝼蚁。

就好比龙王,就是站在龙门之上,俯视众生的神人。因此但凡是半步宗师境界的人,都会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,以期待自己走出武道最后一步。

没想到焦伯竟然会如此决然,以死报恩!

参加慈善晚会的众人,脸上都露出不忍的神情。焦伯是楚家的管家,辈分大,在青山县地位超然。就算是胡磊等人,在焦伯面前也甘愿以晚辈相称。甚至可以说在整个地下世界,焦伯是当之无愧的总管!

可现在海西市的人不请自来,不但破坏了慈善晚会,甚至将焦伯逼到了绝处。但是青山县却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,敢站出来!

“九章先生呢?”

“是啊,不是说九章先生手眼通天吗!”

“大家一起上啊!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,他们海西市的人凭什么在咱们青山县撒野!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义愤填膺,愤慨不已。

“砰!”

胡磊猛地撞向焦伯身体。焦伯手一抖,匕首刺歪,刺入了小腹之中。顿时,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。

胡磊从地上爬起来,手忙脚乱替焦伯包扎伤口:“焦伯你别冲动!有什么事情,九章先生会处理的。”

焦伯苦涩摇头:“我知道九章先生很强,但是龙王他……唉不说了,你一定要告诉小姐和九章先生,永远不要去找龙王报仇!那个男人,是我见过最厉害,最恐怖的人。”

“呵呵,死就死,废话真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