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林大宝手指轻轻搭在焦伯的手腕上,然后不自觉皱起了眉头。焦伯的脉象非常紊乱,时快时慢,时轻时重,有时候甚至还停止了。这显然是中毒了的征兆。

要知道焦伯是半步宗师,正常来说脉象应该如同黄钟大吕,气息悠长。普通毒药,根本不可能伤到焦伯身体。

“哼!我说怎么像你这种货色,怎么敢在焦伯面前放肆!原来是无耻到用下毒先重伤了焦伯。”

林大宝阴沉着脸,望向眼镜男等人。

眼镜男狰狞地大笑起来:“这毒是龙王亲手炼制的!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龙王,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解开这种毒!”

“用我们换青山县一个半步宗师的性命,这波生意不亏!”

眼镜男和段烈钧等人,歇斯底里大笑起来。

楚若水脸上布满泪水,大颗大颗的泪珠滚下,落在林大宝的手背上。她拉着林大宝的手,凄惨道:“大宝,求求你救救焦伯。”

“是啊,九章先生请救救焦伯。”

“我们知道,你肯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“九章先生,咱们青山县绝对不能再外人面前丢脸!”

“……”

青山县众人,也纷纷出口劝慰。在他们心目中,九章先生俨然已经是精神支柱一般的存在。正是由于他的出手,才给青山县赚回了面子。

反倒是焦伯悠悠转醒,艰难道:“九章先生,你不用管我了。龙王是宗师境界,他炼制的毒药是没有人可以化解的。”

“焦伯……”

楚若水面如死灰,紧紧抓着焦伯的双手。

“小姐,老朽无能,只能保护你到现在了。从今往后,你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。你不要以貌取人,要多跟九章先生亲近,他是有大本事的人……”

林大宝一听,顿时就不乐意了:“我说老焦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什么叫以貌取人啊?小爷我长得就这么寒酸?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焦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嘴了,于是艰难地咳嗽了半天。

“不就是中个毒嘛,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。”

林大宝一边嘀咕,一边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针盒。他抽出三支银针,夹在指尖之上。此时的林大宝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。他已经收敛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,此刻目光沉毅,手持银针,举轻若重。让人不自觉产生一种信服、安心的感觉。

林大宝吩咐道:“准备两桶热水,加入少许盐巴。”

“好!”

胡磊连忙招呼人去做了。

一旁的段烈钧猖狂大笑起来:“想祛除龙王亲手炼制的毒药,你简直是痴人说梦!”

“呵呵,牛逼大过天。”

林大宝讥讽了一声,银针飞快探出。三枚银针,两长一短,迅疾刺入焦伯的中枢、天枢、印堂三处穴位之中。焦伯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的神情,轻哼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