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余龙王?”

媚娘和武平川互看了一眼,几乎异口同声道:“不可能!”

武平川收起笑容,淡淡道:“十五年前的华夏国黑道上,我武平川跟余地龙南北相望,有’东北病虎,海西龙王’的说法。虽然我知道余地龙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那时的他已经是宗师人物,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来。更何况那次山田来寻仇,我重伤不敌。也正是余龙王替我续命,才让我苟活到现在。所以我不希望有人挑拨我跟他的关系。”

媚娘也在一旁劝说道:“大宝你是不是搞错了?当年我爸明明是跟山田大战以后才受伤的。后来余地龙特意赶到东北,替我爸续命,这才保住了我爸的性命。”

林大宝看了她一眼:“你爸是如何受伤的,你亲眼看到了吗?”

媚娘一愣,撅着嘴巴道:“我那会儿还小,当然不是亲眼看到的。”

林大宝又转向武平川:“伯父你看到了吗?”

武平川思索了一番,沉声道:“当时晚上,我跟山田决斗完重伤回家。当天晚上,我又受到了袭击。我当时以为是山田又来偷袭,实际上也确实没有亲眼见到。”

“那余地龙替你疗伤,你亲眼看到了吗?”

武平川又摇摇头:“这也没看到。是我醒过来以后,余地龙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林大宝这才嘴角勾起一丝弧度,冷笑道:“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余地龙的片面之词,而没有任何证据喽?或者说你们觉得余地龙的人品非常好,所说的话特别有可信度?”

听到这里,媚娘抢先脆生生道:“余地龙不是好人,我不信他。”

武平川还是有些犹豫,迟疑道:“当年的余地龙已经是宗师境界的高手了。宗师如龙,他总不至于因为这种事情欺骗我吧?”

“既然这样,我给你看证据。”

林大宝略一沉思,让武平川在床上躺好。他的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,虽然被医生接好,但是活动依旧受限,连简单的日常活动都不能应付。另外,他的胸口有一个部位深深凹陷下去,就仿佛被人用铁锤狠狠砸了一下。

林大宝手悬在武平川胸口半尺位置,微微发力。一股巫皇真气从手心中钻出,凌空钻入武平川的体内。

“嘶!”

武平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他只觉得胸口处传来阵阵刺痛感,似乎用人拿着无数银针使劲扎在自己的胸口。他调动身体,凝聚全身力气往胸口冲去。可是当精气神汇聚起来的刹那,马上又被全身酸痛给驱散了。

“胸口的伤势是我全身受伤最重的地方。每次我想重新练武,可是力气一传到胸口的伤口,浑身就跟被针扎似的,特别痛。”

武平川一边倒吸凉气一边说道。原本沧桑的面庞,此时更是所有五官都挤在了一起,看起来十分恐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