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短短两个月没见,吴幼光就跟换了个人似的,老了怕是有十岁。以前的他身材保持很好,而且精神非常充沛。虽然年纪已过不惑之年,但还是跟三十来岁的年轻人一样,特别有干劲。

那次去抓黑八爷,他一马当先,冲的比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还快。

而现在的吴幼光精神萎顿,眼睛上两个大黑眼圈。甚至连头顶都出现了很多白发。说话也有些有气无力,俨然就是一个小老头子。

吴幼光一边喝酒,一边对林大宝大倒苦水。他从公安局长的位置上胜任县长,行政级别和职务都上升了不少。可是吴幼光一直都是技术型人才,对管理反而不在行。因此刚上任那段时间,每天都是焦头烂额,工作开展的一塌糊涂。

他主管的是农村经济和基础建设方面,而且还兼任分管公安局。这几项工作难度本来就很大。如果半年内干不出成绩来,别说县长的位置了,就连公安局的编制都有可能保不住。

幸好那次林大宝回村,给吴幼光出了一个主意,那就是舍弃农村以粮为本的种植观念,结合青山县农村的自然条件,发展特色生态农业。村子靠山就种药材,靠湖就养鱼,靠平地就种鲜花种蔬菜。短短两个月时间,青山县农村已经一改之前的颓势,俨然已经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

没想到正在这个关键时刻,就传来了明年预算减少的消息。这让吴幼光的心一下子就掉到了冰窟窿里,哇凉哇凉的。

吴幼光闷了一口酒,向林大宝诉苦道:“大宝,当官是真的不好当啊。各方各面,全部都要打理妥当。农村人观念陈旧,想让他们不种粮食,简直是比登天还难。我这两个月天天都在下面村子里调研,为的就是想说服那些固执村民。不瞒你说,我都做到这程度了,可还是有很多村民不愿意发展生态农业。放着赚钱的东西不种,非要去种不赚钱的粮食,你说他们究竟是图啥?”

林大宝闻言,微微摇头道:“其实不是我们农村人观念陈旧,而是我们农村人心里太没有安全感。”

吴幼光不禁抬头看了林大宝一眼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林大宝正色道:“我们农村人不傻,也知道药材鲜花的价值比粮食高太多了,也更容易赚到钱。但是在我们农民眼中,如果药材和鲜花不能变现,那比狗屎还不如。粮食如果没人收,我们农民起码还能自己吃。但鲜花和药材呢,如果卖不掉,难道也让我们自己吃掉?”

吴幼光摇头道:“你是说村民们担心销路的问题?我一开始就跟他们说过了,药材和鲜花销路完全不用担心,县政府会帮他们解决的。”

“怎么解决?有合同吗?”

吴幼光一愣:“政府办事,哪来的合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