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几名医生听到林大宝他们要谈事情,纷纷识趣地起身告辞。特别是那个白胡子老头,那叫一个老泪纵横,非让林大宝以后去他那里指导工作。

翁长庆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,一副公事公办的派头。

“年度预算是由各位领导经过研究后决定的,我对此也无能为力。”

翁长庆皮笑肉不笑说道。

章路劲和林大宝不禁互相看了一眼。他们俩也没想到,刚刚替翁长庆治好女儿,翁长庆这边就翻脸不认人,拒绝帮忙了。

章路劲一听,连忙坐直身体解释道:“老翁,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。预算是经过你审批的,这个大家都知道。青山县年年都是咱们海西市的贫困县,人均收入远低于其他区域。从这方面考虑,咱们明年更应该加大青山县的扶贫力度才对,为什么反而减少预算了呢?”

翁长庆沉下脸来,微微皱眉说道:“章副市长,我希望你能够端正自己的身份。你也是咱们海西市的领导,必须要有组织性纪律性。在外面传播这些风风雨雨的谣言,是会激化矛盾的!”

他手指头叩击着茶几,赫然就是一副训斥下属的神情。

章路劲心生不快,不过脸上还是赔笑道:“翁市长你怎么批评我都行。但是我还是请求您能够再考虑一下青山县预算的事情。青山县是贫困县,如果还没有政策和预算倾斜的话,明年真的会非常非常困难的。”

“呵呵,青山县困难,其他地区就不困难了?”

翁长庆冷笑道,“这件事情是组织上的决定,我无能为力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

“够了!”

翁长庆抬高了声音,呵斥道:“如果你再纠缠,我会考虑向上面反映你这次违规行为。”

章路劲咬牙切齿盯着他,旋即从沙发上起身:“大宝,我们走。”

林大宝没有起身,脸上依旧还是挂着云淡风轻的神情。他打量着翁长庆,淡淡道:“翁市长,我听说明年海西市整体预算上浮了10%,是吗?”

翁长庆冷哼了一声:“是又怎么样?”

“整体预算上升了10%,但是青山县的预算却下降了10%。青山县甚微贫困县,预算反而降低了。我想请问翁市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是领导们的决定,我有什么必要向你解释?”

翁长庆讥讽了一声,冷冷道:“林医生,看在你治好小雅的份上,我就不追究你这次试图走后门的责任了。但是你如果想以此要挟我,让我帮你做这种违规行为,想都不要想。”

翁长庆说话掷地有声,理直气壮。就算是一旁的关山峻听到,也是觉得颇有道理,劝说道:“大宝,如果这件事情是上面决定后的结果,你还是不要来干涉了。翁市长是父母官,也不能为所欲为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