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你说什么!”

刘玉龙和何美琪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。刚刚这个年轻人是叫自己滚蛋?

刘玉龙简直像是受到了奇耻大辱,抬高声音呵斥道:“你刚刚说什么!”

林大宝挠挠头:“你耳朵不好吗?还是说听不懂人话?我刚刚说让你滚蛋。用英文说就是……”

提到英文,林大宝马上就卡壳了。他转向褚亮求助道:“褚记者你是文化人,滚蛋英文怎么说?”

褚亮嘴巴里憋着笑,替林大宝翻译道:“get out!”

“没错,就是get out!三金叔,过完年给村里的孩子们请个英语老师,咱也得跟国际化接轨呢。”

林大宝呵呵笑道,然后转向刘玉龙和何美琪:“这下你们听懂了吧?”

两人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林大宝呵斥道:“我们大老远过来采访你们,你们就是用这种态度接待我们的?”

“采访?”

林大宝的脸色也沉了下来,冷冷说道:“你们这叫采访吗?从头到尾一副领导视察的模样,我看你们是把自己当成是微服私访的皇帝了吧?不对,皇帝微服私访起码还知道换身衣服,不愿意扰民。可你们呢,都恨不得把老子是皇帝五个字写在脑门上了吧!”

“真正的采访是深入到群众去,跟他们一起干活一起聊天,获取他们最真实的想法!而你们呢,只是为了图自己方便,拍摄自己想要的东西!你们这叫什么,这叫做摆拍!”

“你们别以为我们农村人不知道真正的记者是什么样的!真正的记者就应该像褚亮这样,一进村就挽起袖子干活,跟村民们说话。你们看看他手里的笔记本,早就获得了很多新闻线索了。而你们呢?翘着二郎腿,坐着大沙发,恨不得让村民来给你们捶腿按肩。最后舒服了,再一起合个影,出一篇新闻稿。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采访?你们这叫强`奸受访群众!”

何美琪被林大宝义正严辞的呵斥声说得满脸通红。她紧紧咬着牙关,指着林大宝尖叫道:“你下流!我要在电视台封杀你们!”

林大宝同情地看着何美琪,连连摇头:“啧啧,同样女记者,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。我也认识一个海西市电视台的女记者,她为了采访街头犯罪,体验受害者的无助和痛苦。她深夜独自在街头徘徊,将自己当成诱饵。她为了采访失足妇女,自己不顾危险潜伏到酒吧打工,与她们打成一片,同吃同住,以姐妹相称。她可以独自对抗犯罪分子,只是为了获取第一手采访资料。而你呢?只知道在演播室化着妆,跟领导们调情抛着媚眼。”

“你们俩都有大长腿。可是她大长腿是用来一步一个脚印往上走的。而你大长腿,是张开给老男人们拱的。这个就叫差距。不仅是身为记者的差距,也是做人的差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