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决战瀑布之巅?”

林大宝的脑海中,顿时也出现了一副画面。一黑一白两名侠客,立于瀑布顶上决斗。黑衣侠客手持长枪,气势如龙。白衣侠客背负长剑,衣冠胜雪。两人从瀑布之巅高高跃起,枪与剑交织在一起,沿着瀑布流水不停交手,最后在水中激起大片雪花。

老头陈廖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一本画册,手拿铅笔在画册上飞快画了起来。没一会儿功夫,他将一副素描推到林大宝面前,笑道:“你看看,是不是这种画面?”

林大宝接过画册一看,上面画的赫然就是之前脑海中出现的画面。不过画册上的两人都拿着剑,侠客也变成了一男一女。整张素描,也充满了侠客柔情的诗情画意。

林大宝忍不住提意见:“我觉得是两名男侠客最好,其中一人的兵器也要换成长枪,最好穿着黑衣。”

陈廖有些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“正所谓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这是瀑布带给我的第一印象。而且现在是冬天,处处都是肃杀的环境。瀑布从悬崖坠落,更多的也是体现出刚硬的一面。这时候如果是一男一女,反而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”

“相反的,如果现在的时节是春天,瀑布旁都是鲜花绿草,鸟语花香。那么决斗的人换成一男一女,甚至是情侣,这样才更好。”

林大宝略一沉吟,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。说完后,他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:“其实我也是瞎说的。我连电影都没看过几部,你就当我是吹牛吧。”

“不!你不是瞎说!”

没想到陈廖反而一脸凝重,再次拿出一张白纸画了起来。这次他按照林大宝的意见,画出了两名男子决斗。其中一人手持长枪,另外一人背负长剑,傲世独立在瀑布之巅。

林大宝又凑过去,提意见道:“天上最好有雪花,旁边还要有酒葫芦。”

陈廖瞪了林大宝一眼,不过还是依葫芦画瓢,按照林大宝的意见把画修改了一下。画完以后,他把素描推到林大宝面前,笑道:“你看怎么样。”

林大宝接过素描看了两眼,心中不自觉暗自惊叹。素描中,两个人立在瀑布之巅,脚下是奔腾不息的流水。空气中有零落的雪花飘过,显出一片肃杀之气。但是在两人不远处,却胡乱扔着一些酒坛子,显然是两个人刚刚吃喝之后的。

林大宝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段剧情。两个生死兄弟痛饮大醉以后,又要代表各自的宗门进行生死之战。两人英雄惜英雄,但却不得不亲手杀死对方。

林大宝不禁喃喃自语道: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好一个悲壮的江湖。”

老头陈廖一言不发盯着林大宝,听到他说出这句话,才欣慰点头:“不错,你竟然能看出画面中的这股悲凉。真是看不出来,你说是平时很少看电影,但是你的这种画面感却比很多接受过正规影视教育的人都要强很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