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什么意思?老班长,谁敢骑在你头上尿尿?”

李乾顺听出黄一发话中的不满,马上沉下脸来喝问道。他转头望向宁致武:“宁家小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“这事儿可说来话长了。”

宁致武唯恐天下不乱,马上把之前温长春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。最后,宁致武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摇头叹息道:“李老爷子,咱们这位温长春大领导官威太大,我们这些小辈实在是拿他没办法。”

“温长春?”

李乾顺愣了一下,竭力回想:“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。”

黄一发没好气道:“以前刚参军的时候来走后门,后来被我罚洗一个月厕所的那个。”

李乾顺一拍大腿,道:“想起来了。后来这小子还饶命和哄抢物资是吧?我以为他死在战场上了,没想到还没挂啊。”

李乾顺冷笑一声,走到温长春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:“一个退休市委领导,我还以为是多大的官儿呢。连老子看到老班长都屁都不敢放,你他妈的怎么敢骑在他头上尿尿?”

“咕咚。”

温长春艰难吞下一口口水,不敢说话。眼前这个老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大领导。别说是自己只是个退休市级干部。就算是省级干部,在见到他的时候恐怕也是不敢大声说话。

温长春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把这个大人物给炸出来了。他犹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道:“李……李首长!我是……我不是故意顶撞……黄……老班长的。”

李乾顺闻言,毫不客气讥讽道:“这面相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计大胖子是怎么搞的,竟然会带出这样的兵!”

温长春汗如雨下,结结巴巴解释道:“不是……不是这么一回事。我其实……对,我今天过来是为了刁民林大宝的事情。由于林大宝在海西市有很多违法行为,所以我专门来了解情况。可能是由于黄老班长不太了解情况,所以对我有所误会。”

温长春不愧是官场老手,马上颠倒黑白,倒打一耙。眼下,他知道不管是黄一发还是李乾顺,甚至是赵燕关、宁致武,自己都得罪不起。现在想要脱身的唯一方法,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赖在林大宝身上。

温长春继续恶人先告状:“两位首长,这件事情是有所误会。我一直接到举报,说林大宝假借军人的名号招摇撞骗。他名下的美人沟制药厂,更是证照全无,生产出的三无产品问题非常多。我今天过来了解情况,没想到他又搬出黄老,想让我放他一马。诸位老领导,你们千万不要被林大宝给骗了。”

听到温长春的话,林大宝顿时哭笑不得。就连苏梅等人也是一脸蒙圈。宁致武更是朝温长春竖起了大拇指,赞叹道:“您老这脸皮,堪比防弹衣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