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林大宝之前在胡同口就看出严三面相不好。他的脸色虚白,双颊深陷,走路的时候脚步虚浮中气不稳。这是非常典型的毒瘾症状。另外他的鼻形短小,鼻梁凹短而且露骨有节,鼻翼宽而外泄,这就是典型的嗜赌破财面相。

这种人色厉内荏,也就只会吓唬人而已。

严秋雨上前,对林大宝感激道:“林总,谢谢你。今天要是没有你就麻烦了。”

林大宝笑着摇摇头:“举手之劳而已。另外,胡同口那家房产中介跟你哥是一伙的。他们俩做好局,想把你的房子压价卖掉。”

严秋雨一听,顿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:“他怎么可以这样!竟然联合外人欺负家里人。”

林大宝正色道:“对于赌徒来说是没有家人的。你哥说的没错,只有钱才是他的亲人。”

严秋雨闻言低头不语。身体如同一朵在暴风雨中随风摇摆的野花,瑟瑟发抖。

“你要去报警吗?我估计他们还会再回来的。”

严秋雨苦笑道:“不能报警。他到底是我哥,我总不能抓他去坐牢吧。”

林大宝心中默然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仁慈反而会变成害人害己的武器。严秋雨不想报警,内心是不想他哥出事。可她却不知道,这样反而会成为纵容他哥堕入深渊的助力。

原本林大宝还有些不解,当初池芸芸说严秋雨家里是不缺钱的人,怎么会沦落到卖房子呢。可看到她哥哥以后,林大宝心里就明白了。只要是沾上“赌”和“毒”两个字,多少家产都是过眼云烟,能被挥霍一空。

严秋雨仿佛看出了林大宝心中疑惑,苦笑解释道:“当初我家是做药品零售生意的,在全国都有很强的经销网络。但是我哥赌博,把公司输了,生生气死了我爸。这栋四合院是我爸留给我的,他竟然也想来抢走。”

林大宝再次诚挚道:“严小姐,你哥肯定会再回来的。所以我还是建议你跟我去美人沟村工作。这样一来,他也不能拿你怎么样。”

严秋雨叹了口气:“林总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我知道美人沟影视城项目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。不仅可以远离燕京城的纷扰,还能将我所学的古建筑专业学以致用。但是我现在不能离开燕京城。我妈卧病在床,我不能指望我哥来照顾她。”

林大宝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了院子里飘散着淡淡的药味。他略一沉思,对严秋雨道:“如果你妈的病好了,你会去美人沟影视城工作吗?”

严秋雨毫不犹豫点头:“会!但是我妈的病情痊愈,这是不可能的。燕京城有全国最好的医疗资源,只有在这里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。”

林大宝闻言一愣,旋即笑了起来:“全国最好的医疗资源?不存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