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妈,你怎么了!”

严秋雨见到这一幕,连忙紧张上前,伸手想要扶住严母。没想到她刚伸出手,就被林大宝拦住了:“别动她!”

严秋雨满脸紧张,紧紧拽着林大宝的手:“我妈这是怎么了?”

林大宝脸色如常,笑道:“阿姨久病在床,所以体内积累了很多毒素。我刚刚用针灸帮她把毒素清理出来。这是好事,你别担心。”

严秋雨将信将疑:“真的吗?”

话音刚落,严母又发出惨叫,张口吐出几口鲜血。这些血液呈暗红色,而且还散发这腥臭,看起来就像是凝结在伤口上的血痂一样。

严母虚弱地摆摆手,对严秋雨道:“秋雨你别担心。大宝说的没错,我现在感觉舒服多了。”

严秋雨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紧紧抓着林大宝的手。林大宝宽厚的手掌心散发出温度,给人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。严秋雨心中一阵恍惚,甚至有些不愿意松开他的手。

似乎只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牵着手,所有的困难都会烟消云散。

一直以来,严秋雨都是一个特别独立的人。要不然她当初也不会不顾父母的要求,跑去念了最冷门的古建筑学专业。后来,她又自学摄影,独自一人在全国旅行。这所有的一切,严秋雨都安排得井井有条,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依靠男人。可是这次事情之后,严秋雨才明白自己其实是这么的无助,自己是有多么希望可以有一个宽厚的肩膀可以倚靠。

严秋雨使劲摇头,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扔到脑后。而后,她才悄悄松开手,对林大宝小声道:“我妈已经没事了是吗?”

林大宝摇头,正色道:“哪有这么快。阿姨卧床太久,必须要慢慢恢复才行。等会儿我会开一张药方给你,你照着药方抓药就行。另外,这三天我会每天过来替阿姨针灸,帮助她把体内的淤血拍出来。”

林大宝走到门口,摇头叹气道:“还有一句话。燕京城的空气质量真的是太差了,处处都是雾霾。如果长期生活在这里,对身体恢复并不好。尤其是像阿姨正处于恢复期,最好还是要找一个空气清醒的地方才有助于恢复。”

严秋雨拿出纸笔,飞快记下林大宝叮嘱的东西。确认无误后,她才对林大宝小声道:“我家里其实有不少药材,不知道行不行。”

说着,严秋雨将林大宝带到隔壁一个房间中。刚推开门,林大宝顿时就愣住了。这个屋子里摆满了药材,而且很多药材还颇为名贵,可是却被胡乱堆在地上。幸好燕京城的空气比较干燥,因此这些药材并没有受潮。

林大宝随手拉出一个纸箱,里面竟然装满了藏红花。而且看这些藏红花的品相,全部都是难得一见的上品。另外一个箱子里则装满了何首乌,也被随意丢在墙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