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这个年轻人年纪约莫二十出头。他穿着打扮非常新潮,还留着时髦莫西干发型。头上两边剃得光溜溜的,只在中间留了一撮头发。他耳朵上一颗硕大的耳钉闪闪发光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林大宝当时就笑了。这小子的打扮有点像《古惑仔》电影里的山鸡啊。而且长相贼眉鼠眼,也有点相似。

“砰!”

红酒瓶子在头上炸裂,碎片四飞。温热鲜血从头上迸发出来,淌在脸上显得面目可憎。马上有女生捂着嘴巴尖叫起来,甚至惊恐地往后退去。

破头的人是何彪。

刚刚他动手的时候,红酒瓶被人迅捷夺下,然后反手砸在何彪头上。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甚至连何彪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啊!”

片刻后,何彪终于捂着头惨叫起来。他就跟无头苍蝇似的在原地转了一圈,然后指着沙发上那个年轻人狰狞吼道:“我弄死你!”

“山鸡”拿起酒杯抿了一口,不急不缓道:“再指着我,就把你这个手指头折了。”

昏暗的角落中,一个保镖打扮,站得笔直的中年人似乎微微动了一下,眼睛望向这边。刚刚就是这个人迅疾出手,将何彪手中的红酒瓶夺下,砸在他头上。

何彪马上打了个冷颤。直觉告诉他,这个年轻人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。他胡乱拿起纸巾捂住伤口,环顾了一眼KTV。这时他才发现KTV中还有四五个人。这几个人均是戏谑看着自己,仿佛在都马戏团里的小丑。

何彪头破了,酒醒了,脑子也清楚了。KTV中这些人敢在皇朝闹事,甚至连服务员都不来干涉,显然是有后台的。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老板而已,恐怕在他们眼里连屁都不是。

何彪心里此时才开始后悔。他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各位老板,怎么称呼?”

“山鸡”大笑起来。他他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:“我玩了你的女人,你还这么客气?”

何彪脸上反而浮出了谄媚的笑容。他手忙脚乱掏出烟,双手递给年轻人:“女人而已,本来就是用来玩的。这位老板,我叫何彪,是城西奎爷手下的人。咱们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。”

“山鸡”讥讽看着何彪,没有去接他的香烟。何彪顿时尴尬地笑了一声,讪讪缩回手。

“山鸡”这才随意道:“城西奎爷,你们谁认识?”

一个正在点歌的眼镜男子回想了一下,然后一拍脑袋转过头来:“是不是阿四下面的那个小马仔?办事还挺利索的,上次还带了几个漂亮姑娘。”

“是他啊。”

“山鸡”这才恍然大悟,哈哈大笑:“奎爷?有点意思!下次见面的是问问他,什么时候也成爷了。”

眼镜男子笑着摇摇头:“道上混的,当然要取一个牛逼哄哄的名字。难道谁都跟你丫一样变态,非叫自己山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