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包厢中的女同学们,个个面如死灰,有人甚至低声啜泣起来。她们没想到,自己仅仅只是出来唱歌,竟然会碰到这种无妄之灾。让她们更想不到的是,口口声声说自己特别牛逼的何彪,竟然会瞬间倒戈,帮着外人欺负同学。

此时何彪正谄媚地给包厢中那几个人点烟,活脱脱就是一个狗奴才的样子。

一个女同学指着何彪骂道:“何彪你不是东西!我们真是倒了八辈子霉,才跟你是同学!”

“就是。还整天吹牛自己有多牛逼,认识多少大人物。我看你根本就是吹牛!”

“从小到大都是欺软怕硬的贱骨头,当奴才的命!”

“……”

女人们一旦骂起人来,那可是毫不留情面的。当下,几个女同学指着何彪叽叽喳喳一顿臭骂,把何彪骂得面红耳赤。

何彪朝她们怒吼一声,骂道:“都给我闭嘴!要不然我找人做了你们!能陪这几位老板喝酒,是你们天大的福气。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“我呸!”

饶是他的姘头刘晓丽都对他狠狠吞了一口口水,然后躲到一旁。

“哈哈哈!”

包厢中,“山鸡”等人仿佛是看到了一出闹剧,在一旁讥讽大笑起来。随后,山鸡”推开人群向严秋雨走去,兴奋道:“本来我以为都是些残花败柳,没想到竟然还能碰到一个极品!韦少,今天晚上我只要这个妞,其他都归你。”

眼镜男韦少冷哼一声:“每次都这样,好得都被你先挑了。无所谓,你先玩,明天再转给我。”

“呵呵,这样的极品我也玩一个礼拜。”

“山鸡”咽下一口口水,然后吊儿郎当走到严秋雨面前。他伸手就向严秋雨的脸颊抓去:“美女,今天你归我了。”

“噗。”

突然,几粒瓜子壳朝“山鸡”脸上飞来。“山鸡”一愣,连忙往旁边躲去。没想到这瓜子壳就跟长了眼睛似的,不偏不倚粘在他额头上。

“谁!”

“山鸡”怒吼一声,朝这边看来。这时他才看到,一个穿着休闲装,吊儿郎当的人正倚靠在门边,悠闲地吃着瓜子。自己额头上湿答答的瓜子壳,就是他嘴巴里飞出来的。

“你他妈的找死!”

“山鸡”嘴巴长得老大,怒吼了一声。没想到又两片瓜子壳飞过来,准确无误落进他的嘴巴里。

“咳咳咳!”

“山鸡”山鸡只觉得湿答答的瓜子壳进入口中,恶心地剧烈咳嗽起来,发出阵阵干呕。韦少等人见状,连忙也站了起来,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对不住对不住。”

林大宝见状,连忙憨憨笑道:“你嘴巴张大,位置实在是太正点了,我忍不住把瓜子壳吐了进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