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严三是严秋雨的亲哥哥。这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,难以割舍。

严秋雨被林大宝劝说成功,不肯用严氏医药来交换严三的双手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严秋雨会愿意看到严三被雷卫胜砍断双手。相反,她的下半辈子肯定会经常想到这副画面。她会自责,会懊悔,甚至会厄运连连。

她见到雷卫胜抽出了明晃晃的砍刀,看到严三哀号着被人推到在桌子上。严秋雨紧紧闭上了眼睛,桃花般的眼睛里流出了两行清泪。

“等等。”

正在这是,众人耳中传来了林大宝温润的声音。雷卫胜举着手里的刀,朝林大宝狞笑道:“怎么,后悔了?”

林大宝呵呵笑道:“这小子的死活跟我没关系,我有啥好后悔的。不过我有点手痒,想跟你赌一把。”

“他既然把手输给了你,那我用同样的方法把手赢回来。我想雷总应该不会拒绝吧?”

“你跟我赌?”

雷卫胜一脸难以置信看着林大宝,片刻之后哈哈大笑起来,:“你确定自己脑子没烧坏?”

旁边那些彪形大汉也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捂着肚子大笑起来。

林大宝一脸不解地扭头看看众人,皱眉道:“我刚刚说的话很好笑吗?”

葛杨存苦笑一声:“大宝你有所不知。雷卫胜是燕京城出了名的老炮儿。你跟他赌博,是讨不到好处的。””

葛杨存为了替严秋雨夺回严氏医药,特意调查过雷卫胜的背景。雷卫胜小学毕业后就在赌场里厮混。从赌场跟班做到保安,而后做到打手,后来成为赌场老板。现在他名下更是有好几家地下赌场,是专门吃赌博饭的人。

林大宝跟他赌,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。

严三见状,也是哭丧着脸道:“雷爷外号叫雷千胜,在赌场上从来没有失手过。你他妈的是故意想让我早点死吧。”

林大宝耐心听完众人的解释,终于明白过来。他耸了耸肩膀,呵呵笑道:“明白了。但是我还是想试试。雷总,你敢不敢接?”

“你是认真的?”

雷卫胜此时也收敛笑意,盯着林大宝沉声道:“要是我输了,我可以放过严三一马。但是如果我赢了呢,你用什么做赌注?”

林大宝目光下移,盯着严三的双腿。严三见状,双腿马上就跟筛糠似的颤抖起来:“你别想用我的腿当赌注。”

“呵呵,你也配?”

林大宝讥讽笑了一声,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在桌子上:“输了的话,我的手也给你。”

雷卫胜一愣,狞笑一声:“好,痛快!”

“不行!”

正在这时,严秋雨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。她上前拉起林大宝的手,摇头苦涩道:“大宝,我不许你这么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