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王兄!”

华夏国这边众人,见到那具尸体之后纷纷脸色大变。温伯仁第一个冲上前去,将那具尸体夺了回来。尸体全身都是淤血,可想而知在擂台上受了多大的折磨。他的脊柱彻底断成了两截,这就是最后夺去生命的致命伤。

“巴库!巴库!”

外面传来喧闹的欢呼声。接着,一个黑人选手轻盈从擂台上跳下,回到休息室中。他目光不屑地扫了眼地上的尸体,竟然还吐下一口口水,施施然走了。

“你!”

华夏国这边有人大怒,甚至想要冲上前去。温伯仁连忙拉住他,劝阻道:“擂台上的事,我们擂台上解决。台下不用闹事。”

华夏国这边众人压抑着怒火,纷纷点头。

“下一个,上台!”

工作人员又在门口催促道。华夏国这边,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缓缓起身。他抄起身旁的长剑,对华夏国众人微微点头:“贫道去取他性命。”

“冲虚道长,就看你的了!”

“道长千万小心啊!”

“不要让那些外国佬近身。他们的肉身太强了!”

“……”

华夏国这边,众人纷纷关切提醒道。这位冲虚道长朝他们点点头,云淡风轻朝擂台走去。另外一边,一名白人也随即起身。他脸上满是络腮胡子,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,整个人宛若一只嗜血野兽。

两人走入擂台,休息室大门旋即再次关闭。外面再次响起了癫狂的喧闹声。声音传入休息室中,反而更让人坐立不安。

林大宝对温伯仁问道:“刚刚你们为什么叫他冲虚道长?道士也来打黑拳吗?”

温伯仁朝林大宝笑笑:“冲虚师兄以前曾经出家,是青城山的弟子。后来还俗以后,依旧还是以道门子弟自居。至于他为什么来打黑拳我就不知道了。这是别人的私事,我们也不好过问。”

林大宝点点头。冲虚道长刚刚背着长剑,应该是准备用道剑迎敌。但是林大宝心中却有些担忧。华夏国的传统武术虽然源远流长,但是已经太久没有实战了。就比如冲虚道长,全身没有丝毫戾气。反倒是那个白人,身上的血腥味很重,显然是久经铁笼格斗的老将。

两人对垒,冲虚道长恐怕不占优势。

林大宝问道:“温兄,看你也不像是缺钱的,为什么也来打黑拳?”

眼前的温伯仁,身上带着一股儒雅气质。而他身上的衣服材质很好,显然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的。说温伯仁是一名企业家,林大宝还会相信。但如果说他是一名打黑拳的拳手,林大宝就无论如何都不信。

旁边有人插话笑道:“温兄怎么会缺钱。他在外面开了好几家公司呢。估计身价早就上十亿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