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苏定远拄着龙头拐杖,满脸铁青走到众人面前。在他身旁还有另外一位老人,年纪约莫六十多岁。他头发雪白,身材很魁梧,身上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。他与苏定远站在一起,气场竟然稳压过苏定远一头。

他见到齐横江手指被折断,眉头也微微皱起。但是他表情马上恢复正常,养气功夫可见一斑。

苏定远见到左莫被砍断的右手,心中更是怒不可遏。他愤怒地瞪了苏梅一眼,狰狞道:“想不到我们苏家竟然会教出你这种不孝女儿!哼,私生女果然是养不大的白眼狼!当初就不应该把你抱回来,让你跟着那个卑微的贱人自身自灭。”

众人没有想到苏定远说话竟然会这么刻薄。很难想象这竟然是燕京城苏家的一家之主说出的话。苏梅嘴唇蠕动,眼泪更是在眼眶中打转。片刻后,她才故作镇定说道:“回到苏家是我这辈子最错的一件事情。与其生活在这种没有人情味的地方,我宁可跟我妈住在一起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苏定远朗声大笑起来:“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那个贱人的消息吗?我告诉你,她已经死了!从把你抱回苏家的那一天,她就死了!”

苏定远停顿了一下,意味深长道:“车祸,你信吗?”

苏梅一时间没有接受这个消息,整个人顿时愣在原地。她之所以接受相亲,另外一个愿意就是想得到亲生母亲的消息。苏定远当初口口声声说过,只要自己答应相亲,他就会派人将她接来燕京城的。

没想到,最后得到的竟然是这个消息!

“啪!”

突然,苏定远脸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。紧接着,苏定远的脸上也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。众人均是一愣,就连身旁那位老人也脸色剧变。这是苏家家主,跺一跺脚就可以让燕京城抖三抖的人,竟然有人敢打他耳光?

林大宝活动了一下手掌,淡淡道:“还是那句话。没有亲手打你耳光,是怕脏了我的手。什么狗屁燕京城苏家,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。我总算知道苏图为什么这么垃圾了。原来你这位当爷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“你敢打我!”

苏定远怒吼一声,声音几乎将众人耳膜震破。他身居高位这么多年,谁敢对自己不敬!想不到眼前这个卑微的人,竟然敢打自己耳光!

“啪!”

林大宝反手又是一记耳光甩了出去。巨大的力道让苏定远身体忍不住往后退去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林大宝冷哼一声:“老而不死是为贼,这话真真是不错。”

“我要杀了你!”

苏定远厉声尖叫起来。他扭头望向身旁的老人:“段兄,拜托了!”

身旁的魁梧老人点点头,沉声道:“齐横江是我段家的人,你竟然敢断他手指。这件事情,段家也需要一个公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