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打他!用力啊,我们要见血!”

“怂货!踢他裤裆,弄死他!”

“哈哈哈,老子终于赢了!”

“……”

地下拳场中,每一处铁笼前都围满了歇斯底里的赌徒。他们挥舞着手里的钞票,朝着铁笼里的拳手呐喊怒吼。这些拳手两两厮杀,局面十分惨烈。有拳手被对手活生生打死在铁笼中。飘荡在空气中的血腥味,反而更加刺激了人们的狂热兽性。

“不要!我认输!”

一名东南亚拳手操着不流利的英语,艰难往后退去。他的对手是一名身材魁梧中白人,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头。白人脸上露出狰狞笑容,大步向前将他高高举过头顶。随着一声清脆的“咔嚓”声,这名东南亚拳手的脊柱被生生撕成两段,然后重重摔向地面。

这名拳手艰难挣扎,想要从地上爬起来。可是这名白人却一脚踩在他的头上,然后举着双手对台下观众怒吼道:“要不要杀死他!”

“杀死他!杀死他!”

观众们疯狂的尖叫声响起来,情绪达到最高点。这名东南亚拳手望着疯狂的观众,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。

“去死!”

白人抬起脚,对准他的头部狠狠踩下。东南亚拳手的脑袋就跟西瓜似的裂开,红白色的浑浊液体流了一地。

“呕!”

有观众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浓重的血腥味,冲到角落里大口呕吐起来。但是更多的观众情绪极度癫狂,歇斯底里大声吼叫。

“师父,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

宁致武站在二楼,看着下面混乱的环境皱眉说道。他虽然是燕京城有名的纨绔二代子弟,平时玩的时候也很放得开。但是像眼前这种极度血腥的环境,却让宁致武也有些接受不了。

“呕!”

一旁的余娜终于忍不住,冲到一旁去呕吐起来。而江红绛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她用手绢捂着嘴巴,厌恶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。”

没想到林大宝却朝他们摇摇头,微笑道:“为什么刚来就要走?这就是我刚刚说的好地方。”

宁致武苦着脸道:“师父,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变态。”

“不,我这不是变态!身为昆仑小队的队员,你们确实需要熟悉这样的环境。”

林大宝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,认真说道:“我们是军人,必须要熟悉甚至是面对死亡。如果到了战场上,大家见到死人还是会呕吐的话,那这样的军人还有什么意义?”

宁致武抗议道:“死人我不怕啊。执行任务的时候,我也见过不少。但是现在这种死法,实在是太恶心了吧。就算是在战场上……”

“在战场上,比这恐怖的死法更多。你见过狙击枪子弹穿过脑袋的场景吗?你见过大腿被炸弹炸飞的画面吗?你知道肠子从肚子里流出来是什么感受吗?如果你们统统不知道,就不配当一名军人,更不配当一名昆仑小队的队员!昆仑小队,不仅要直面死亡,更要藐视死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