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沉闷的气氛如同乌云盖顶,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胡磊坐在座位上,不动声色地扫视着众人。在他正对面的中年人叫孙钟达,江中市青虎帮老大。孙钟达年纪约莫四十来岁,胖乎乎的脸上成天笑眯眯的,就跟弥勒佛似的。单单从外表看,绝对没有人会将他与黑社会联系在一起。

但就是这位笑面虎,曾经在争夺江中市老大地位的时候,将对手一家十三口人全部活埋灭口,就连三岁的小孩都没有放过。这次也正是他纠结了西江市的洪天门和北江市青红帮,一起上门来找胡磊的麻烦。

刚刚摔碗的壮汉叫杜老九,洪天门老大。他本名姓杜,道上的人都叫他九爷。他将碗重重摔向地面,然后沉声喝道:“谈不拢?谈不拢就打喽!什么狗屁九章先生,有种让他出来露个脸!”

听到“九章先生”这四个字,笑面虎孙钟达的眉头不自觉抖了一下。他在来海西市之前,专门调查过九章先生底细。但是没想到海西市就像是铁桶一块,根本就查不出底细。

胡磊弹弹衣服上的灰尘,淡淡道:“想见九章先生?你还不够资格。”

“你特妈的说什么!”

杜老九猛地站起来,气呼呼地对胡磊喝骂道。胡磊依旧云淡风轻坐在椅子上,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。杜老九气急,一拳砸在桌上。珍贵的红木桌子,马上四分五裂。

“左手,你的意见呢?”

杜老九气呼呼坐下,对另外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说道。小胡子男就是青红帮的老大,外号左手哥。他曾经被仇家追杀砍掉了左手,至今还装着假肢。

左手哥一口港台腔,慢悠悠说道:“大家既然是来谈判的,那就好好谈喽。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,磊少还以为我们在外面埋伏了很多人手呢。”

孙钟达也呵呵笑了起来:“和气生财,和气生财嘛。磊少,其实我们对九章先生也很仰慕。刚好我们三位老大都在,要不让九章先生出来认识一下?”

胡磊发出一声冷笑:“不用了。九章先生很忙,没有时间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”

三人眼中同时闪过一丝不快。

孙钟达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乐呵呵道:“既然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,磊少应该也不会跟我们太多计较。我们三家的意见很明确,那就是把酒吧街让给我们。余龙王死了以后,留下这么大的蛋糕,磊少你总不能让我们空着肚子是吧。”

胡磊笑容玩味:“把酒吧街给你们?你们打算怎么经营?”

杜老九骂骂咧咧道:“这特码的不用你来操心。老子喜欢在里面做什么就做什么!他娘的,自从你们接管酒吧街以来,老子连一克粉都没卖出去过。你们到底会不会做生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