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闽江省,江中市。

江中市位于闽江省东部沿海,省内最大的河流闽江从江中市流过,奔腾注入东海。得益于良好的地理环境,江中市在闽江入海口建造了华夏国东南沿海最大的港口。来往的航运、海运几乎日夜不停,十分热闹。

而江中市也借此成为闽江省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,就算是在真格华夏国,也足以排进前十。而江中市的民众,也在这种优渥的环境中培养出了一种浓烈的优越感。在他们心中,只有江中市才是闽江省的城市,而其他所有地区都是所谓的“乡下”。

不过自从美人沟村强势崛起,并且带动了海西市的经济腾飞。这些眼高于顶的江中市人,终于也感觉到了一丝挑战。

凌晨三点,大雨磅礴。

江中市机场中,一家来自俄罗斯的客机缓缓降落在跑道上。今天的天气很差,狂风暴雨几乎没有停歇过,机场所有的航班都取消了。也就只有号称“战斗民族”的俄国飞机才敢在这种恶劣环境中,大摇大摆准时降落。

机舱门打开,一名身材高大的褐发白人乘客从舱门中走出。他身穿一件近身迷彩T恤,壮硕的肌肉几乎要将衣服撑破。毛茸茸的手臂上拎着一个沉重的背包,随意搭在肩膀上。他下身穿着一条宽大的军用迷彩裤,脚上是厚重的作战皮靴。他走上舷梯,巨大的体重甚至压得舷梯都“咯吱咯吱”摇晃了一下。

他站在机舱门口,随意扫了眼机场。现在是凌晨,偌大的机场里空无一人。就连原本灯火通明的候机厅,此时竟然也是漆黑一片。只有远处的飞机跑道灯光忽闪忽暗,反而显得有些诡异。

白人手撑着舷梯栏杆,纵身就从旁边跳了下去。巨大的体重砸在地上,发出了沉闷的声音。在他脚下,坚硬的水泥路面赫然出现了蛛网般蔓延的裂纹。

飞机发动机发出轰鸣声,竟然在大雨中再次起飞,一头扎进了夜幕之中。

机场顿时变得安静起来。白人站在原地,饶有兴致地盯着前方的黑暗。他的脸上,一道狰狞的伤疤从眼角直接延伸到嘴边,在黑暗中显得尤为狰狞恐怖。

雨一直下,滴答滴答。

白人壮汉对着黑暗冷笑道:“既然来了,就别躲躲藏藏的。难道这就是你们华夏人的待客之道?”

黑暗中有脚步声传来,由远及近。很快,身穿昆仑制服的赵燕关出现在白人面前,淡淡道:“库季诺夫,你过界了。这里是华夏国,不是你们西伯利亚。”

“原来是赵燕关亲自驾到。”

库季诺夫将背包随手扔在地上,冷笑道:“就凭你,拦不住我。你我交手三次,你两次大败。凭什么跟我斗?”

赵燕关表情平淡,似乎没有因为库季诺夫讽刺的话而产生任何情绪波动。他淡淡说道:“对付大名鼎鼎的西伯利亚白熊,我一个人当然不够。不过你别忘记了,这里是华夏国,而不是西伯利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