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从张兰花绵绵不绝的唠叨声中,林大宝终于听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库季诺夫一开始确实是想绑架张兰花的,甚至没有打算留下活口。但是在后来的聊天中,两人已经慢慢放下了敌视。库季诺夫甚至向张兰花诉说了儿时的苦难遭遇。他很早就激发了异能,但是却被当成异类遗弃了。后来他被人收养,也只是被当成是马戏团的小丑来对待。只有他的养母才是真心实意地对待他,让库季诺夫感受到了母爱的关怀。可是后来,养母也被别有用心的人杀死。

从那以后,库季诺夫就彻底陷入了狂化之中,成为一台杀人机器。直到这次遇到张兰花,他心底对于母爱的渴望,才被一丝一丝逐渐唤醒。

林大宝心中叹息。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,但是苦难的家庭却各不相同。谁又能想到,堂堂的西伯利亚白熊竟然也会又这么悲惨的过往。

难怪他现在的性格这么偏执。

张兰花边抹眼泪边说道:“大宝啊,库先生是个苦孩子。他一点都没为难了,刚刚还救了我的命。你无论如何也要把救活。”

林大宝缓缓点头,沉声道:“放心。有我在,阎王不敢来。”

林大宝挥手打出一道巫皇真气,注入库季诺夫体内。没想到库季诺夫身体已经像漏斗似的到处漏气,根本无法将巫皇真气留住。林大宝沉吟片刻,对赵燕关伸出手:“把祖巫草拿来。”

赵燕关闻言一愣,犹豫道:“教官,这祖巫草是……”

如果现在是用祖巫草救林大宝的性命,赵燕关会毫不犹豫拿出来。但现在要救的人是库季诺夫,他跟华夏国哪有半毛钱关系。

林大宝脸色阴沉下来,正色道:“不管是谁,这都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!”

“好吧!”

赵燕关一咬牙,终于下定决心将祖巫草递给林大宝。他走到一旁,对宁致武等人压低声音道:“祖巫草是我自己弄丢的,跟你们无关。另外,谁也不许说是教官拿走的。你们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!”

宁致武等人耸耸肩膀,随意道:“老赵你这就不厚道了。大家有锅一起背,有妞一起泡。更何况这是我师父的锅,你有脸把我甩开?”

赵燕关脸上浮起笑意,一脚踹了出去:“你小子!回京以后一起喝酒!”

这边,林大宝已经摘下一片祖巫草的叶子,轻轻放入库季诺夫的口中。他手中的巫皇真气团成一个球形,散发出*的温度。叶子缓缓飘入真气之中,很快被高温蒸发变成淡绿色的气体。随着库季诺夫的呼吸,这些气体缓缓进入他的身体之中。

林大宝飞快取出针盒,捏起五枚银针。几乎没有任何滞碍,五枚银针同时刺入库季诺夫体内穴道之中。

“封!”

五枚银针同时“嗡嗡”震动起来,如同被电流贯穿。祖巫草所化的淡绿气体被困在库季诺夫体内,缓缓融入他的经脉之中。片刻后,库季诺夫的手指竟然微微颤抖了一下,似乎苏醒过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