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青青啊,我这是为你好。这个打工仔啥都没有,你跟着他会吃苦的。”

“我觉得吴老二真的很不错的。他说只要你们俩的事情成了,他愿意资助你弟弟买房呢。”

“你弟弟现在年纪也老大不小,该准备婚房结婚了。你是姐姐,总是要考虑他的人生大事的对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何母拉着何青青在床沿上坐下,苦口婆心劝说道。何青青脸色铁青,双手死死捂着耳朵:“我不听。何亮是何亮,我是我。你别想用他的人生绑架我。”

何母一听,脸色马上沉了下来:“青青你是怎么说话的呢!何亮是你弟弟,你当然要多照顾他。你帮他是天经地义的,怎么就变成绑架了?”

何青青站起来,眼眶中满是泪水。她紧紧咬着牙齿,近乎嘶吼道:“从小到大,我哪里没有照顾他?小时候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全是他的。而我呢,你们给我买过什么?他从小学开始念的就是私立学校,每年学费就要好几万。我考上重点大学,你们都想让我辍学去打工赚钱。要不是我靠做兼职赚来学费生活费,我甚至连大学都上不了。从我工作以来,每次都发工资的时候你们就给我打电话,让我把钱转给何亮。你们就知道他要买车,要买衣服,要谈恋爱要花钱,难道我就不需要吗?我工资一万多,每个月就给自己留2000块钱生活费。就这样你们还嫌太多了,你们是要把我逼死吗!”

“当初教练说我有赛车天赋,不收学费让我去学赛车!但是你们呢?认为学习赛车会耽误赚钱,硬生生把教练赶走了。你们做这些的时候,有考虑我的感受吗?”

何母没想到何青青会突然情绪爆发,顿时也有些手足无措。她连忙拉着何青青的手解释道:“青青啊,你话不能这么说啊。我们都是一家人嘛,不要分得这么清楚。你弟弟是咱们家的独苗,是不一样的对吧。你是姐姐,要是连你都不帮他就没有人帮他了。”

何青青摔门走出卧室,冷冰冰说道:“吴老二的事情你们想都别想。”

“唉!吴老二你看不上,那咱们再换别人嘛。但是这个打工仔真的不行,他没钱……”

何母话没说完,何青青就走远了。她叹了口气,掏出手机打电话:“老头子啊,你赶紧回来。家里出大事了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林大宝看到何青青从卧室里走出来,泪眼婆娑眼眶通红。他连忙上前给她擦掉眼泪,关切道:“怎么哭成这样?跟你妈吵架了?”

何青青强颜欢笑:“没事的。大宝,要不咱们走吧?”

“这就走了?”

林大宝一头雾水。他点点头,道:“要是你觉得不舒服,咱们先回去吧。”

“青青啊,你刚来怎么就要走呢?你爸马上就回来了,你等等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