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我这里还有几张监控录像截图。截图中显示,安总和孙局长这个月至少光顾了五次天上人间会所。现在反腐倡廉抓得这么严重。据我所知公务员和国企领导是禁止进入这些高消费娱乐场所的。不知道安总和孙局长这算不算顶风作案?”

“这一叠是信访局关于孙局长和安总的实名举报材料,是我从信访局里拿出来的。提供这些材料的人,愿意在法庭上出面指控你们两个人。指控的罪名就是你们俩在南平县组织黑社会,并且在南平水电站里贪污受贿。安总,这些证人你们应该很了解吧?”

“这栋别墅中住在一名年轻女子,跟孙局长的关系匪浅。小区门卫和保姆却证实,孙局长每周至少有三天时间是住在这里的。而且别墅里还有一名3岁小男孩,叫孙局长爸爸。”

“这是你们两人打高尔夫球时的照片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林大宝不停将一叠一叠资料扔在安自强面前的桌子上。资料已经被分门别类放好,甚至还根据案情编上了序号。每一张资料都是实打实的证据,让人不容反驳。

安自强也没有想到林大宝居然可以拿出这么多东西,当下便呆若木鸡,一时间没有反应。就算是孙宝善也是满脸煞白,抢过这些资料,难以置信翻看起来。

这些都是隐秘信息,他林大宝才来南平县一天,是怎么得到的这些的!如果这些证据坐实,不管哪一条证据,都足以让他的人生从此崩溃。

“老孙,这……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吗?”

陈有庆也是满脸难以置信。他跟孙宝善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工作地点又非常近,可以说两人的关系十分密切。但就连陈有庆也没有想到,孙宝善伪善的面孔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。记忆中那个安于清贫的老同学形象,此时在陈有庆的脑海中逐渐崩塌。

陈有庆失望透顶,喃喃道:“老孙……你这样对得起学校的教诲吗?你这样对得起嫂子吗?她可是为了你甘愿从大学辍学,打工供你念大学的啊……”

孙宝善身体一怔,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。安自强见状,连忙在一旁狰狞道:“孙局长,他们是在诈我们。只要我们不自乱阵脚,他们根本拿咱们没有办法。这些证据都是可以作假的!”

“没错!你拿到这些东西又如何!”

孙宝善得到安自强的提醒,马上也反应过来,情绪也彻底失控。他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喊道:“没错,我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!我从第一面见到晓雪,就已经爱上她了!她清纯无暇,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!她还为我生了儿子。”

“你们拿到了这些证据又怎么样!这些证据只能证明我跟晓雪同居了。但是我要告诉你们,我早就在三年前就跟前妻离婚了!我现在跟晓雪住在一起,是合情合理的!哈哈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