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我小时候的志愿是当警察。电视里的警察穿着一身警服,每天惩恶扬善。我觉得特别帅。”

“但是我七岁那年,跟我爸推着车去县城卖橘子。有混混来收保护费,我们交不起钱,摊子被砸了。警察非但不管,还跟那些混混称兄道弟。从那时我就知道,电视里都是骗人。”

“后来长大了。我们学校成绩最好的那批人都去考了重点高中,甚至是重点大学。反而是成绩最差的那群人,纷纷通过关系当上了警察。这时候我才明白。所谓的警察和混混,区别也只不过是一身衣服而已。”

“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,却帮着坏人欺负我们。你们这叫吃里扒外。我林大宝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。”

林大宝起身,目光平静看着这名警察。对方心中惊愕万分,林大宝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,让他几乎无法喘息。此时的他,就仿佛在面对一头神圣巨龙。对方的威严,足以让他全面崩溃。

他身体不由自主往后退去,靠在了墙角。他手里紧紧捏着一根警棍,结结巴巴说道:“我警告……你……别,别乱来!这里是警察局!”

他话音未落,下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。他连忙伸手去摸,发现自己下巴竟然脱臼了。他想要惨叫,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林大宝的语气平淡,就仿佛在说家长里短的琐事:“你不是想知道我对郑老九做了什么吗?我现在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。”

林大宝伸手探出,巫皇真气如同一头巨蟒呼啸而出,将这名警察一口吞下。

……

……

“证据报告出来了。郑老九的伤势跟林大宝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。紧接着,尚心悠手里拿着资料袋冲了进来。她刚一进门,马上愣在原地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审讯室中,林大宝依旧好整以暇坐在椅子上,手腕上带着手铐。但是那名警察却蜷缩在墙角,目光呆滞双目无神。

他身体甚至还在瑟瑟发抖。

“这……老方你怎么了?”

尚心悠连忙冲过去,想要将那名警察扶起来。没想到他尖叫了一声,身体拼命挣扎:“别碰我!我知道错了!你饶了我啊!”

他身体拼命蜷缩在墙角,仿佛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尚心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能对林大宝怒目而视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!”

林大宝举起手,亮出手腕上的手铐:“警察同志,说话要讲证据啊。我被拷在椅子上,你觉得我能对他做什么?”

“监控!对,监控!”

尚心悠一拍脑袋,连忙向四周的监控望去。直到这时她才看到墙角的摄像头都被人挡住了。尚心悠一愣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她听说过老方的审问风格。每次他把摄像头挡住,就代表他要对嫌犯动粗。这几乎已经是派出所里一个公开的秘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