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砰!”

拘留室里传来盘子砸在墙上的声音。接着白磊气急败坏的吼声传来:“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带耳朵?我说的是衢州菜!不是川菜!”

而后又是一阵“噼里啪啦”声音响起来,碗筷摔了一地。

贾瑞生端着几杯咖啡,连忙飞快走向拘留室。拘留室中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摔碎的碗碟。一名协警正趴在地上收拾东西,大气都不敢喘。而白磊嘴巴叼着一根烟,犹自怒骂不已。

拘留室最里面的位置,安自强和孙宝善正凑在一起,不知道在商议什么东西。

贾瑞生连忙上前,笑道:“白队,怎么发这么大火气?喝杯咖啡,降降火。”

白磊斜眼瞥了眼贾瑞生,讥讽道:“老贾,你来看我笑话的?”

贾瑞生连忙摇头,一本正经道:“白队,当然不是啊。我今天才知道你这边出了点小状况,所以赶紧过来看看你。白队,这两天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,我保证尽量满足你。”

白磊这才冷笑了一声,道:“算你小子有良心。他妈的,老子这次是被孙子连累,迟早会出去的。”

他身后,安自强不爽的声音传来:“白队,你这话说得就有点难听了吧。什么叫被孙子连累?你怎么不说当初你收钱的时候,高兴得跟个孙子似的?”

白队眼睛一瞪,骂道:“你说什么!有种再说一次!”

安自强冷哼道:“眼下这个情况,谁也别说谁连累了谁。想办法怎么出去,这才是正事儿。秦毅这次估计是玩真的了,咱们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
贾瑞生闻言连连点头,赔笑劝说道:“白队,我觉得安总说的有道理。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。大家先想着怎么把这难关给过了,以后还不是照样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安自强和孙宝善向贾瑞生投去赞许的眼神:“以前怎么没看出来,贾警官竟然也明白事理。你说的没错,我们现在应该商量怎么扭转局面,而不是互相抱怨。”

听到孙宝善的话,贾瑞生心中狂喜,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。以往不管是安自强还是孙宝善,在南平县那可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。自己就算是想要巴结,他们都几乎不会看上一眼。可现在不一样了,正所谓落地凤凰不如鸡。他们现在正值落魄,很多人对他们唯恐避之不及,更不要说帮他们一把了。可自己如果趁机雪中送炭,那绝对可以跟他们攀上铁杆关系。

如果孙宝善和安自强可以东山再起,那贾瑞生以后在南平县可真就是呼风唤雨了。就算他们就此落魄也无所谓,反正自己也只是随手帮他们一把,做个顺水人情而已。

秦毅总不至于因为这个原因,把自己也抓起来。

贾瑞生心中百般算计,都觉得这是个一举多得的绝佳机会,一定要好好把握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