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或许是因为找到了解决农村问题的思路,秦毅当晚十分尽兴,大醉而归。

幸好林大宝找来了秦毅司机的电话,才让司机将他送回去。

这两天时间,林大宝一直都在南平县处理善后事宜。

三全大酒店中,房间里喘息声此起彼伏,十分粗重。两道身影疯狂交织在一起,处处弥漫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。足足两个小时以后,杨翠花才发出一声娇喘,重重瘫软在林大宝身上。

她趴在林大宝胸膛上,满脸春色嘤咛道:“大宝,我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这么舒服。真想这样一直下去,不停下来。”

林大宝在杨翠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,调侃道:“你是说我以前很没用,满足不了你?翠花,你这话可有点没良心啊。”

杨翠花连忙摇头,将脑袋埋在林大宝的雄壮的胸膛上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只是以前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寡妇,配不上你。而且我知道娘家人不地道,总担心他们为难你。所以我不敢投入太深,生怕哪天离开的时候会太受伤。”

林大宝闻言,脸上露出怜惜的神情。他将杨翠花抱起,让她坐在自己身上。他盯着杨翠花,柔声说道:“谁说让你离开了?谁敢让你离开了?先问问我林大宝答应不答应。”

见到林大宝一本正经的模样,杨翠花“扑哧”一声笑了出来。她手捂住林大宝的嘴巴,轻笑道:“大宝你放心,我不会离开的。现在我哥嫂的事情解决了,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。”

这次杨胜利和张玲华不但逼婚,还限制了杨翠花的人身自由。后来甚至还下药,试图帮助郑老九*杨翠花。尚心悠等人在调查以后,已经开始准备收集证据起诉两人。杨胜利和张玲华不停向杨翠花哀求哭诉。杨翠花性子软,终于还是放弃了起诉。

不过郑老九被查出了严重的经济问题,几年牢饭肯定是免不掉了。

杨胜利感恩戴德,灰溜溜回到了杨家村。他们得知了林大宝的真正身份之后懊恼不已,甚至还想着攀高枝认亲戚。但是杨翠花毫不留情骂了他们一顿,这才打消了他们的念头。

秦毅第二天就下发了限制彩礼的规定。规定中提到,结婚双方均不得以婚礼名义,收取大额彩礼。彩礼的上限,就以南平县两年的人均工资为限。去年南平县年人均工资是三万块钱,两年就是六万块钱。虽然这笔钱还是不少,可相对于此前动辄十几万二十几万的彩礼钱,已经是九牛一毛了。

那些因为彩礼原因无法结婚的家庭,对此欢呼不已。

片刻之后,林大宝的身体再度勾起了邪火。他将杨翠花推到沙发上,色迷迷笑道:“翠花,上次你可是说过,以后什么姿势都会听我的……”

“讨厌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