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段子阳的脸上露出癫狂的笑容。这大半年的时间里,他几乎日日夜夜被林大宝的阴影所笼罩。他原本是燕京城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,是段家唯一的继承人。燕京城中那些老一辈,每每提到杰出年轻一代的时候,名单中往往有他段子阳的名字。

但是现在,名单上所有的名字都已经黯淡无光,似乎都被一个名叫林大宝的农民工所掩盖。甚至连老一辈都对这个名字讳莫如深,似乎不想再提及这段不堪经历。燕京城中的年轻一代,从小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。可是到头来却发现,这些所谓的精英在野路子出生的林大宝面前,居然完全不值得一提。

特别是段子阳,更是成为最大的失败者。虽然从来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嘲笑他,但是段子阳心中明白,自己已经是别人背后最大的笑料。

段子阳不能忍!林大宝是他的心魔,他必须要亲手杀死林大宝,才能将心魔祛除!

段子阳一个箭步上前,手中匕首泛着寒光,借着身体的巨大冲击力狠狠刺向林大宝的胸口。他有武术功底,几乎瞬间冲到了林大宝面前。匕首带着呼啸声,奔袭而至。段子阳本身就不弱的武术功底,徒手对付两三个壮汉根本不在话下。此时他全力出手,根本就没有给林大宝任何喘息的机会。

“去死啊!!!”

段子阳疯狂怒吼,匕首刺向林大宝的心窝。

“咻!”

林大宝指尖寒光一闪,一枚银针适时出现在指尖。借着段子阳俯冲的力度,银针脱离林大宝的手心,狠狠刺进段子阳的胸口之中。

段子阳身体吃痛,匕首偏离几寸,刺进林大宝的肩膀上。

“啊!”

段子阳先是一愣,很快捂着胸口尖叫起来。他扯开衣服,看到胸口已经出现了一颗米粒大小的红点。他惊恐无度,往后退了几步:“你!你对我做了什么!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林大宝费力咳嗽了几声,嘴角流下几滴血沫。他脸上露出戏谑笑容,疲乏讥讽道:“没什么,只不过在你胸口扎了一根银针而已。对了,你应该知道我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中医。很不幸,我刚刚的银针中似乎被淬了毒!”

“你!”

段子阳脸色剧变。林大宝的话就仿佛冰锥,深深刺进他的心脏,让他瞬间如坠冰窟。他仔细观察伤口,竟然真的觉得伤口出有瘙痒传来,让他几乎无法忍受。

他猛地握住银针,想要将它从体内拔出来。

林大宝讥讽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身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,我再提醒你一句。这枚银针已经刺进你的心脏了,如果贸贸然拔出,会导致心脏大出血。当然,如果长时间不拔出来,也会导致心脏细胞坏死。”

段子阳脸色铁青,眼睛冒火死死盯着林大宝:“我还有多长时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