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林大宝当初在军区医院讲课的时候,曾经提出了灵气和阵法的概念。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两个概念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,根本理解不了。但是林大宝没有想到,方伟民居然深深记住了自己的讲课内容,甚至自己琢磨出了这样一个阵法。

不过这个阵法还比较粗糙。虽然是根据巫皇大阵仿制的,但是两者的差距还是十分巨大。

林大宝走到病床前,看着陷入昏迷状态下的黄细枝。他对方伟民和戴安娜说道:“接下来由我自己出手替她诊治。你们先回避一下吧。”

两人不为所动。

方伟民露出羞愧神情,小心翼翼说道:“林神医,我可以在一旁观摩吗?你放心,如果没有经过你的允许,我肯定不会把今天见到的事情外传的。”

戴安娜也是撅起嘴巴,得意洋洋道:“别忘记了你是我的保镖。要是我出去遇到坏人怎么办?”

“好吧。”

林大宝只能叹了口气,留两人在病房中。他将黄细枝身体放平,然而取出十多枚银针,小心翼翼摆放在桌子上。这些银针长短不一样,泛着冷冽寒光。戴安娜见状连忙凑了上来,饶有兴致盯着这些银针。

方伟民满脸崇拜解释道:“这就是针灸,是你们西医理解不了的玄妙医术。林神医是当今针灸第一大家。他不但复原了古代的虚针法,而且还毫无保留传授给了我们……”

戴安娜瞥了他一眼:“看起来你对林大宝很崇拜?”

“废话!林神医对我们中医的贡献,岂止是用语言可以描述出来的。我们中医故步自封,已经上千年没有进步了。而且还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都丢得差不多了。但是林神医几乎以一人之力,推动中医往前发展。目前闽江省各大医院中,中医科室都焕发了第二村。这些可都是林神医一个人的功劳。”

戴安娜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林大宝,若有所思。

这边,林大宝已经捻起银针开始诊断。他右手悬浮在银针上方,十多枚银针同时飞起,跟着林大宝的手掌来到黄细枝身体上方。黄细枝的身体穴位中已经插上了十多枚银针,用以控制毒雾的蔓延。这些银针原本是银色的,但此时却已经变成了通体黑色,显然已经被毒素浸染。

林大宝左手一挥,这些银针自动飞出,落入一旁的脸盆中。脸盆中的热水马上变得漆黑一片,甚至还散发着刺鼻的气味,“咕咚咕咚”冒着水泡。水底下依稀可见有东西在游动,类似于蚂蟥一样。

林大宝偏头吩咐道:“这水不要倒掉,要不然里面的毒虫容易逃脱。把脸盆盖上盖子,放在火焰上炙烤。等毒水蒸发干净,毒虫自然就死了。”

“是!”

方伟民马上让人送来火盆。自己亲自蹲在地上开始烤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