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国手,是中医医术最强者。但是中医医术延绵流传千年,一直都在不断发展。所以中医没有最强者,只有先行者!”

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。中医的最强者,永远都是下一代人!”

“何为国手?如果国手开错药方,你们是否敢指出来?如果国手医德缺失,你们是否敢指出来?如果国手利令智昏,你们是否敢指出来?”

“一名医术一般的赤脚医生,服务乡村五十载,分文不取。一名医术通天的神医,但是收费昂贵,只给有钱人诊断。这两个人,谁才能被称为中医国手?”

林大宝停顿了一下,缓缓说道:“这就是我教你们的第一课。真正的医者,靠的不是逆天的医术,而是慈悲的心肠。”

说着,林大宝转身再次在黑板上写下一个遒劲有力的大字:德!

“德不近佛者不为医,才不近仙不为医。医德,永远都排在医术前面。我的这门课叫中医实践。很多人或许以为中医实践就是替病人诊断,拓展自己的经验。但是我要告诉你们,这个想法是错的。中医实践的第一步,是要体验人间疾苦。我希望你们知道病人的喜怒哀乐,知道病人真正的需求在哪里。我甚至希望你们能去看看那些因为重病而妻离子散的家庭。看看那些因为没钱,而放弃治疗的老人。”

“只有把自己当成病人,你们才能知道病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真正缺少的是什么。只有把自己当成病人,你才能面对最真实的疾病,从而将它彻底根除。”

林大宝站在讲台上,望着教室中黑压压的同学们朗声说道。一开始,这个教室中还有一些喧闹,甚至有学生对林大宝颇为不屑。但是现在,这些学生脸上的轻视已经很快敛去。有人飞快在纸上记着笔记,也有人望着林大宝若有所思。

聂筱雨和金可儿的眼睛明亮,眸子里充满惊喜。在她们的眼中,教室里所有的男人似乎都消失不见了。只有林大宝站在讲台讲台上,对着她们侃侃而谈。

这个男人如同一个藏着无数秘密的致命漩涡,对女人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……

“哼!医学院不教人治病,反而教人思想品德教育。我说你该不会是滥竽充数,怕上来丢脸吧!你们医学院这堂课也不过如此。”

正在这时,教室中响起了尖利的声音。封文泉大摇大摆站起来,对林大宝狰狞道:“就凭你也配教中医?我看你是根本不懂医术!”

封文泉的话犹如一块石头,在原本的平静的湖面上掀起了阵阵波澜。有学生沉浸在林大宝的医德教育中,开始省视自己的内心。也有人听了封文泉的话之后,向林大宝投去了怀疑的目光。

“就是啊。还是讲点实用的吧。”

“老是讲这些心灵鸡汤有什么用啊。我们是来学习医术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