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贪狼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恐惧的滋味了。

记忆中最恐惧的一段时光,就是在福利院中的日子。福利院位于旧金山唐人街,院长是一位白人神父。当时年仅五岁的贪狼被带到福利院中抚养。在这之前,贪狼已经在大街上乞讨度日一年多时间。刚刚进入福利院的时候,贪狼一度认为自己终于遇到了好人,可以彻底安定下来,甚至可以像其他白人小朋友一样上学念书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年幼的贪狼终于开始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。福利院中,经常有小朋友会突然间消失。神父给出的解释,是被好心人领养了。但是直到有一天,贪狼无意中闯进了一间地下室,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
一名已经被“领养”的小朋友尸体被胡乱扔在角落里。他的眼眶中空无一物,整个眼球已经不翼而飞。自幼在街头流浪的经历告诉她,这是被割了眼角膜。

贪狼心中瞬间被恐惧所占据,甚至忍不住想要尖叫起来。但是有人却捂住了她的嘴巴,将她从地下室中拖了出去。那是两个年纪略大的男孩,也是福利院的孤儿。他们先她一步来到地下室,也发现了真相。

也正是这一天,日后名动洪门的贪狼、破军、七杀第一次聚首。

三天后,三人在破军的带领下一把火烧掉了福利院,放出了所有小孩儿。三人也辗转被洪门收留,并且在洪门训练营中飞快成长。

十五年后,贪狼踏着鲜血走出洪门训练营。已经成为顶级杀手的她,第一个目标就是当年的福利院的外国神父。他依靠贩卖器官的巨大的利润,已经成为一家知名医院的院长,俨然已经是上流社会人士。贪狼潜入神父的办公室,将他擒住以后带到原福利院地下室旧址中。

三天后,神父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他身上所有有用的器官都被耐心取下,然后浸泡在酒精中。神父的眼角膜是最后一个被摘除的。再此之前,他只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器官被一件一件取出。如同十几年前他一件一件取出孤儿的器官。

自从成为宗师之后,贪狼已经不再回忆这段记忆,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恐惧的滋味。可是现在,贪狼身体再度被恐惧所笼罩。她甚至认为此时的恐惧已经超过了儿时那段尘封记忆。

“谁!你到底是谁!”

贪狼靠墙站着,身体完全做出了防备姿势。她手中端着狙击枪,侧着耳朵感知着声音传来的方向。作为以枪术入道的宗师,只有有一丝风吹草动,她就可以做到在一秒钟内瞄准、开枪,命中!

但是此刻,这个声音却虚无缥缈传来,根本无法捉摸。在这之前,贪狼已经被她追逐了整整一个晚上。对方的速度极快,总是可以若即若离跟着自己。不管贪狼如何提速,如同反击,甚至是布下陷阱,都无法甩掉对方。最近半个小时,贪狼索性背着狙击枪冲入了闹市区。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将那个神秘人甩掉,没想到她居然还死死跟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