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林大宝慢条斯理说道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上官门主应该不是杜七杀口中的病人吧?既然这样,这枚药丸为什么会到了你手中呢?”

听到林大宝的话,上官文山脸色不变。他呵呵笑了两声,慢悠悠说道:“林神医何出此言?我是洪门港城分舵的门主,杜七杀是我麾下七杀堂的堂主。我有重病在身,他帮我求药有什么奇怪的?”

威盛也在一旁帮衬道:“林神医,这药丸是七杀哥亲自寄给我的,就是用来治疗上官门主的病情的。药丸本来有三枚,有两枚已经让上官门主服用了。他原本是重病在床,但是服用了丹药之后居然就可以起身了。由于丹药就剩下最后一枚,所以门主就一直贴身放着,不舍得吃。”

威盛的声音诚恳,不似作伪。他替林大宝倒上一杯酒,毕恭毕敬说道:“这件事情我应该在机场里就跟林神医说的。是我疏忽,才引起林神医误会的。我自罚三杯。”

说着,威盛也给自己倒上白酒,连饮三杯。三杯过后,威盛的脸已经变得通红,呼吸也变得十分沉重。

一旁的上官文山含笑说道:“小胜子虽然是七杀堂的副堂主,但是平素滴酒不沾。这次在林神医面前却主动罚酒,看来对林神医确实十分敬重。”

上官文山也举起酒杯,对众人说道:“我们也敬林神医一杯。我刚刚说了,不管林神医愿不愿意再替老夫炼制丹药,都不会影响他与我们洪门的情义。”

“我也敬林神医一杯。”

“林神医,希望你可以救救上官门主。”

“我代表贪狼堂,也敬林神医一杯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桌人全部起身向林大宝举杯,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只有林大宝犹自坐在座位上岿然不动,似笑非笑看着众人。

有人已经微怒,微微抬高了声音:“林神医滴酒未沾,有点不给面子啊。”

林大宝没有说话,而是转移话题笑道:“你是贪狼堂的人?”

对方是一个年过三十的少妇。她点点头,傲然道:“我是贪狼堂的堂主。”

林大宝继续呵呵笑道:“贪狼堂、七杀堂……七杀堂的堂主是叫杜七杀。那你的名字是不是叫贪狼?”

少妇脸上浮起一丝愠怒,冷冰冰说道:“贪狼只是前任堂主。她已经叛出了贪狼堂,被我们洪门通缉。我叫玫瑰,是现任堂主。”

“厉害厉害。”

林大宝冲她竖起了大拇指:“就凭你这种低微本事也能当上堂主,看样子是睡了不少人的。”

玫瑰脸上涨得通红,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林大宝好整以暇靠在座位上,呵呵笑道:“从机场开始就一直看大家表演,估计大家也有点累了。这样,我说两句大家可能不愿意让我知道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