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老马,下车走走?”

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缓缓在路边停下。司机很快上前打开车门,扶着车里的乘客下车。

秦太山佝偻着腰,双手背在身后,缓缓往前走去。这里是港城少有的街心公园。面积虽然不大,但在压抑的钢铁城市中也算是一抹亮丽风景。时间接近中午,在附近写字楼上班的白领们都踩着匆忙的脚步来到这里,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便当大快朵颐。

有研究显示,目前华夏国贫困人口构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在十年前甚至是五年前,留守农民和农民工是占据了贫困人口的绝大多数。但是现在,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逆转。那些衣着光鲜,出入各大写字楼的白领们才是真正的贫困人口。他们领着几千块的工资,但是大部分都要花在房租上。再加上各种额外消费,已经使得他们的资产为负数。

他们舍得花几百块钱买一支无用的口红,但是却不舍得多花十块钱叫一份外卖。此时的街心公园中,这些身穿名牌的白领表情麻木,几乎机械性地大口吞食已经变冷的便当。吃完以后顾不得休息,又踩着高跟鞋快步赶回写字楼上班。

他们看到两个衣着普通的老人缓缓从身边走过,旋即又开始低头盘算哪里的外卖最划算。殊不知眼前这两个老人手中的资产,足以撬动整个港城经济抖上一抖。

秦太山背着手从几名面容疲倦的白领身边走过。他回头对马华威笑道:“老马,看到这些小年轻,我忍不住想起了咱们年轻时的样子啊。”

马华威就是马骏驰家的长辈,刚刚给美人沟诊所送花篮的人。他看起来比秦太山年轻几岁,也满脸唏嘘道:“是啊。当年我跟着老爷在码头扛大包,一天才赚十块钱。我们俩每天就买最便宜的馒头咸菜,其余的钱全部都存下来。一年以后,老爷就用存下的钱拉起了一支队伍。我们起先在码头扛包,然后垄断了整个码头业务。慢慢地又开始做航运,炒地皮……”

秦太山望着他,笑道:“我跟老爷比你们早来几年港城。你们在港城扛大包的时候,我们已经在尖沙咀租了一间铺子卖草药了。”

马华威瞪了一眼秦太山,没好气道:“你们刚来的时候也不比我好多少。我记得你们最开始是在九龙寨卖凉茶的对不对?”

“是啊。拼搏不易。现在过上了好日子,以前那股子闯劲就没有了。当时为了凉茶抢地盘,我跟老爷两个人两把刀,追着对方十几个人砍。”

秦太山似乎想起了有趣的事情,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旁边有一名正在吃饭的胖女人不满地瞪了眼两人,说道:“吵什么吵!”

秦太山连忙朝她抱歉笑笑。眼角又注意到她的胸口竟然挂着司家集团的胸牌,于是更加好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