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是他?”

马上有人认出了于文强,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。四天前,于文强就曾经登上了擂台,与一名倭国忍者交手。那次交手中,于文强被对方打下擂台。如果不是后来罗兴及时出手阻拦,恐怕于文强已经被倭国忍者当场打死了。

也是从那次开始,华夏国这边就再也没有人在擂台上赢过。有人甚至将失利的原因怪在于文强头上。认为他在擂台上曾经对对手留手,从而导致华夏国这边失了先机。

那天于文强受伤很重,没想到短短三天就痊愈了。

于文强缓缓走上擂台,对众人淡淡道:“谁说我们华夏无人。我再来打一场,敢应战吗?”

还没等倭国那边答应,华夏国这边就有人抢先开口讥讽道:“于文强,你少在上面丢人现眼了。赶紧下来,难道你还觉得丢脸不够吗?”

“就是!那天要不是你留手,我们也不会输得这么惨。”

“你已经是他们的手下败将了。为什么还有脸上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于文强没想到华夏国这边众人居然率先反对,当下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。他想了想,沉声说道:“我确实败过,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。武道一途,本来就是败中求胜,逆水行舟。”

“你要败就自己一个人败。但是现在是关乎我们整个华夏国武道界的颜面。你要是连败两场,让我们这些武道中人的脸往哪里放!”

“就是!没有金刚钻,就别揽瓷器活。”

“回头又被人打个半死!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众人的讥讽声,于文强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他脑海中回想起此前林大宝说的话。华夏国武道界之所以没落,就是因为武道界一盘散沙,精气神完全不能凝成一股绳。别的不说,就单单是眼下这个擂台赛,就足以让人无比心寒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望着台下众人沉声说道:“诸位,让我下去也可以。要不你们上来打?”

此话一出,华夏国这边众人一片寂静。他们面面相觑,一时之间居然无人搭话。

于文强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。这些人目光闪躲,根本不敢与于文强对视。于文强冷哼一声,接着说道:“诸位,你们都是我的前辈。照理说我该尊敬你们。但是很抱歉,我却深深以你们为耻。不仅是我,我认为整个华夏国武道界都应该以你们为耻!”

“我就算是输了又如何,这并不丢脸。武道一途,原本就该由无数失败堆积而成。但是比失败更加可耻的,就是连应战的勇气都没有。正所谓武者无畏,你们根本就不懂!”

于文强说话声音极大。声音在众人耳边轰隆作响,掷地有声。台下众人听到他的话,脸上纷纷露出些许愧色。更有人望着于文强,心中有些惊讶。短短三天没见,于文强似乎与之前大不相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