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于文强的手松开。

武田优子的尸体重重摔倒在地上。她秀丽的脸上依旧双目圆睁,似乎直到临死那一刻都不愿相信于文强真的会出手杀人。

上一场比试,武田优子就是用这个方法击败了于文强。对于倭国女忍者来说,女人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。特别是在面对华夏国武道人士的时候,这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。

但是武田优子万万没有想到,短短三四天时间,于文强就仿佛是完全换了一个人。上一场比试中,于文强招式中规中矩,根本不跟有任何逾越动作。但是这一场,于文强根本就没有这个顾虑,几乎招招致命。

于文强将尸体踢开,面无表情说道:“我说过,现在在我眼中只有敌我之分,无关乎男女。”

整个擂台场地一片寂静。不管是华夏国武道界还是倭国忍者,均是满脸震惊盯着于文强。刚刚于文强出手的动作已经颠覆了他们的想象。不是说于文强的招式又多厉害,而是他的招式十分接地气,近乎是街头无赖打斗。

但是不可否认,于文强的招式实用性极强。抛去招式的观赏性不说,这确实是威力最大最实用的方法。

“居然连这种下三滥的招式都敢用。”

“每招都是冲着下三路去的,太下流了。”

“这简直是给我们华夏国武道界抹黑。”

“……”

华夏国武道界先炸开了锅,众人纷纷指着于文强大声呵斥道。有几名胡子花白的老人更是气得浑身发抖,白胡子乱颤:“成何体统!这简直成何体统!”

于文强脸色平静望着华夏国武道界众人,缓缓说道:“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的功夫很难看,甚至十分下三滥?”

有人抬高声音呵斥道:“你还有脸说!”

于文强面不改色,语气平淡:“这又如何。我赢了。”

我赢了!

听到这三个字,许多人不由得闭上了嘴巴。没错,于文强的招式虽然看似下流,但是他赢了。华夏国武道界连输三天,今天终于赢了第一场。

“赢了又怎么样!你把我们老祖宗的传统都给丢了!要是你师父还活着,看到你为了赢比赛而去揪女人奶子,踢女人裤裆,他肯定当场把你逐出师门!”

“不,丢了老祖宗传统的人是你们,而不是我。”

于文强终于抬高了声音,郎朗说道:“老祖宗练习武道,是为了杀人!在擂台上连命都保不住,还有什么资格谈老祖宗传统!敌人可以掏裆,你们为什么不行?敌人可以抓奶,你们为什么不行!敌人不讲道义,你们为什么讲?凡事都要将道义,还打什么擂台。不如把脖子伸出去给别人砍算了。”

于文强大声嘲讽,声音中满是不屑。他望着一片死寂的台下,吐出一口口水:“一群孬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