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港城出云山脚,鬼冢道场。

作为港城最老牌的空手道道场之一,鬼冢道场已经在港城成立了足有二十多年。其他武馆、道场总是将地址选在最热闹的中环、铜锣湾等人流密集区域。而且这些道场、武馆的装修极尽奢华,广告也是铺天盖地。但是鬼冢道场却独辟蹊径,它非但将地址选在僻静的出云山山脚,更是从来没有打过广告。大部分港城武道界的人士,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家堪称史上最低调的空手道道场。

但是这二十多年间,港城陆陆续续至少有上百家道场开业,同样的也陆陆续续有上百家道场关门倒闭。而鬼冢道场却始终屹立不倒,就仿佛彻底被人遗忘了。

这简直堪称奇迹。

直到近年来,鬼冢道场才慢慢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。有人信誓旦旦地说,鬼冢道场是在藏拙。它其实是港城所有空手道道场的中枢。也有人一本正经地说,曾经在半夜三更的时候见到有几十名空手道馆长在这里接受训话。那些平时不可一世的空手道道场馆长,在鬼冢道场里就跟孙子似的,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甚至有人说鬼冢道场是倭国间谍的中心。所有来自倭国的忍者,都是从这里被分派出去的。

而真正让鬼冢道场扬名港城的,就是这次由倭国天师发起的决斗。这位被称为倭国活武魂的老人,居然不顾地位悬殊,主动挑战闽江省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。这个消息公布之后,瞬间就在全世界武道界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而挑战的地点,就是在这座鬼冢道场之中。

几乎是一夜之间,鬼冢道场就成为了港城武道界人士最为关注的地方。陆陆续续有港城武道界人士来挑战倭国忍者,但是大多都以失败而告终。

对于港城武道界来说,鬼冢道场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块不吉之地。

此时,在这座不祥之地的僻静院落中,响起了悠扬的倭国民谣。歌谣声清脆,如同泉水叮咚,令人赏心悦目。

歌谣中,夹杂着男女沉重的喘息声。

“啊……”

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,一个身材精壮,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将身前一个曼妙的身体按到了地上。对方马上乖巧地蹲下,咬开他的皮带……

“嘶……”

饶是这名男人“见多识广”,此时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他微微眯起眼睛,甚至可以感受到身体每个细胞都在颤栗,都在兴奋地跳跃。他低下头,望着正在卖力工作的女人狞笑道:“甲贺流的女忍果然是名不虚传。虽然明明知道你们是罂粟,但是享受起来还是让人欲罢不能啊。”

女人口中发出“咿咿呀呀”的声音。片刻后,她才抬起头,媚眼如丝:“能伺候大人,是菜菜子的荣幸。如果大人有需要的话,菜菜子可以每天晚上都伺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