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欧阳凯扫了眼林大宝肩上。药王貂此时正懒洋洋地趴在林大宝的肩上,怀中抱着一只鸡腿在啃。原本光滑柔顺的白色毛发被弄得脏兮兮油腻腻的,看起来就跟大街上的流浪狗一样。

药王貂听到林大宝的话,抬头向欧阳凯看去,眼中满是人畜无伤的无邪神情。如果台下有女生看到这一幕,恐怕会马上绽放母性光辉,将药王貂拥在怀中。

欧阳凯没有多想,轻蔑说道:“随你的便。但是我要提醒你,如果你的宠物受伤了,可别怪我。”

林大宝点点头:“那是当然。”

“好!”

两人很快约定后赌注,而后签下保证书。林大宝等欧阳凯签好字,马上把保证书拿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。那迫切的架势,就像是担心欧阳凯临场反悔一般。

欧阳凯冷哼一声,道:“无知。”

林大宝细心将保证书看完,这才小心翼翼装进贴身口袋中。而后,林大宝朝欧阳凯点点头:“我准备好了。”

“呵呵,你放心。我不会这么快杀死你的。我要留下你,拷问你祖巫草的来源。只要我拥有了祖巫草,这个世界都是我的!”

欧阳凯压低声音,狞声笑了起来。为了独占祖巫草,他甚至没有把林大宝可以拥有祖巫草的消息流传出去。

听到欧阳凯再度提起祖巫草,林大宝脸上的笑容也愈加冰冷。他往后退了两步,伸手拎起药王貂扔在地上:“看你的了。”

药王貂怀里还抱着半只没有吃完的鸡腿。它斜眼看着林大宝,叽叽喳喳比划了两句。

林大宝呵呵说道:“既然他知道了祖巫草……当然不能留活口……”

药王貂的眼中露出欣喜神情,马上将鸡腿扔到一旁。药王貂是灵兽,体内流淌着野性的血液。在跟随林大宝的这段时间,药王貂虽然一直都以可爱示人,但这并不意味着药王貂的野性磨灭了。

恰恰相反,身为晋入道境的灵兽。这种源自血脉深处的野性召唤,一直都有增无减。

“只派宠物?”

欧阳凯见到林大宝的动作,脸上笑容逐渐凝固冰冷。其他台下观战的众人也是满脸狐疑,望着台上的药王貂。这种事关性命的生死战,居然只派宠物出战,有点太托大了吧。

欧阳凯狞声道:“我会马上拧断它的脖子,然后来找你的。”

说着,欧阳凯右脚狠狠跺地,身体如同一枚炮弹般砸了出去。在他原先所站的位置上,赫然出现了两个深入水泥的脚印。

“砰!”

在欧阳凯起步的瞬间,空气响起了音爆声。与此同时,一连串残影骤然出现在空气中,而后慢慢重叠在一起。

“好快的速度!这就是巅峰宗师的实力吗?”

望着台上的残影,饶是于文强等人心中都涌起了一阵无力感。宗师如龙,这句话更多的是大家口耳相传的震慑力。而直到现在,于文强才终于知道宗师与半步宗师的真实差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