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上官文山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,似乎想要确认林大宝说话的真实性。但是林大宝目光淡然,完全看不出悲欢喜怒。他望着上官文山,似乎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。

片刻后,上官文山突然笑了起来:“如果我死了,港城恐怕很多人会替我陪葬。”

林大宝摇摇头:“有我在。该死的人活不了,不该死的人死不了。”

“你!”

上官文山气急而怒,猛地站了起来。他眼睛望着林大宝,神色阴鸷道:“林大宝,你到底知道一些什么?”

林大宝表情似笑非笑,道:“关键并不在于我知道一些什么,而在于上官门主你自己知道一些什么。”

上官文山马上警觉道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“呵呵,上官门主你是怎么晋入宗师境界的,洪门中那些人是怎么死的,你该不会忘记了吧?还有你望月楼中那个密室……”

听到林大宝听到密室的事情,上官文山马上猛地瞪大了眼睛。他死死盯着林大宝,狞声道:“林大宝,昨晚那个人果然是你!”

林大宝摇头不解:“什么昨晚?”

“呵呵,昨晚有人偷偷潜入望月楼,甚至还在我的密室中偷走了那件东西。林大宝,你可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。”

林大宝认真点点头:“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知道。我昨天一直都在拘留室中,不信你可以跟警察确认。”

上官文山望着林大宝,但是林大宝目光无比坦然。片刻后,上官文山起身走到审讯室外。外面传来黄友奇恭敬的答复声:“上官门主,林大宝昨天晚上确实一直都在拘留室里待着,没有出去过。”

“你确定吗?你昨晚一直都在?”

黄友奇连连点头:“我确定的。昨晚是我值班。我敢说林大宝一直都没有离开我的视线。”

“好。”

上官文山这才返回审讯室,在林大宝面前坐下。他手指叩击着桌面,突然露出一丝笑意:“林大宝,说起来咱们俩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仇怨对吧?”

林大宝笑而不语。

“你初来港城,我以国士待你。不仅安排洪门在机场接你,让你出尽风头。后来更是在望月楼亲自招待,甚至连你当众冒犯我, 我也没有追究。”

“后来你在港城多次坏我好事,我也从来没有追究过。要不然以我们港城洪门的权势,你林大宝恐怕早就死上十遍二十遍了吧?”

“林大宝,我之所以做这么多,不过就是为让你出手替我治病而已。你号称中医国手,悬壶济世。在美人沟诊所,你连那些身无分文的流浪汉都肯出手救治,为什么单单不肯救我?”

上官文山说话很是诚恳,不似作伪。很显然,这个问题或许已经困扰在他心中很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