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这可未必。”

望着上官文山自信的笑容,林大宝淡然摇头。他咧嘴笑了笑,露出一口白皙的牙齿:“我承认洪门在港城地下世界的地位很高,但这仅仅只是地下世界而已。台面下的东西,永远是不可能拿到桌子上来的。上官门主,你如果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,你就不配当洪门门主。”

上官文山被林大宝戳到痛出,脸色微微有些变化。事实上,自从他加入港城洪门之后,就已经深刻体会到了这个道理。虽然洪门的门徒很多,名下的产业也不少。甚至来说,洪门跟港城官方的关系也一直都维系地不错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洪门可以在港城一手遮天。

上官文山心中十分清楚。对于港城官方来说,洪门只是一件工具而已,而且还是摆不上台面的工具。就好像是家里的尿壶,虽然很管用,但却只能摆在床底下不让别人看到。

别看心中姚宜年看起来客客气气的,但这这是表象而已。一旦牵扯到真正的利益关系,姚宜年绝对会毫不客气把港城洪门抛弃掉。

事实上也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上官文山才不顾一切要提升自己的实力。甚至是不惜以健康为代价,突破到宗师境界。

实力的提升,才是实打实的保障!

上官文山狞笑道:“没错,洪门确实摆不上台面。但是这又如何?起码洪门在港城还是有话语权的。而你林大宝,只是一条过江龙而已。强龙不压地头蛇,这个道理你该不会不懂吧。”

林大宝摇头叹息:“可怜,可怜。”

上官文山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用这种怜悯神情看着自己。他脸上的神情愈加狰狞:“可怜什么!”

“我可怜你明明知道现实情况,但却还不愿意承认。我可怜港城洪门会因为你的无知浅薄而断送掉大好前程。我更可怜你上官文山眼界短浅,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大势!”

林大宝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似笑非笑道:“姚宜年应该快要回来了。我可以跟你打赌,你的计划会落空。”

“又是打赌!我顶你个肺啊!”

不知为何,上官文山总觉得自己在林大宝面前会变得异常易怒。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养气功夫,在林大宝面前就像是一层薄薄的窗户纸,一戳就破。

林大宝的话音落下,外面果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紧接着,审讯室大门被人推开。黄友奇带着满脸谄媚笑意出现在审讯室中:“上官门主,姚警司来了。”

姚宜年爽朗的笑声传来:“上官门主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刚刚有客人来访,所以不得不暂时失陪一下。”

上官文山朝姚宜年大度笑笑:“没事的。姚警司你尽管去忙。对了姚警司,林大宝杀害我们洪门帮众。我想把他带回洪门用门规处理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