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林大宝听到声音连忙冲进了房间。房间里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瘦得跟猴子似的,大晚上还戴着一副墨镜。他见到林大宝进门,略微惊讶道:“你竟然没受伤?”

“孙善财,你来干什么!”

林大宝盯着他问道。孙善财是村里的混混,常年跟着黑心张混饭吃。黑心张前脚刚跑,孙善财就找上门来了。不用说,肯定是两人商量好的。

孙善财眼珠子咕噜噜一转,得意道:“我是来要债的。你们欠我的两千块钱,到底准备什么时候还。”

“还你妹!再不滚,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!”

林大宝操起墙角的扁担骂道。孙善财一看,马上一溜烟窜出了院子。他站在院子门口,指着林大宝骂道:“那两千块钱是你们签字画押的。要是三天内不还钱,我去法院告你们!”

说着,孙善财趾高气扬地跑了。

母亲张兰芳坐在床头唉声叹气:“孙善财这个挨千刀的,这是要讹我们钱啊。”

去年父亲林阿六出车祸住院,张兰花到处借钱。孙善财欺负张兰芳不识字,骗她写了一张2000块钱的借条。而后,孙善财就经常拿着这张借条来讨钱。

“都怪我没用。”

林阿六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,自责道。他牵动了伤口,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。

林大宝连忙上前扶住林阿六,劝道:“爸,你别多想。孙善财他本来就不是好人,我迟早要收拾他。”

“他跟黑心张是一伙的,咱们惹不起的。对了,桔子卖掉了吗?”

张兰花转头问道。

林大宝摇摇头:“黑心张说不收我们家的桔子。”

张兰花担忧道:“那可咋办啊。你爸的药明天就吃完了。”

林大宝连忙把蜂巢抱进了屋子,笑道:“这是我刚刚弄的,明天一早就拿到镇上去卖。到时候就有钱买药了。”

说着,林大宝从蜂巢中捞出一些蜂王浆,泡成水后让他们尝尝味道。蜂王浆是滋补佳品,对身体好处很大。两人各自喝了一杯,就坚持不再喝了。

“给我们喝是糟蹋了。还是多留点,明天去卖点钱吧。”

张兰花叮嘱道。

林大宝闻言,只好收起了蜂巢。他望着躺在床上,脸色虚弱的林阿六,突然心神一动,开口道:“爸,我帮你推拿一下吧?”

“你会推拿?”

两人都投来怀疑的眼神。

林大宝连忙解释道:“我最近一直在看按摩推拿的书,多少会一点。书上说了,爸这种情况属于经脉滞阻,导致精血运行不畅。用推拿是可以很好缓解症状的。”

林大宝刚刚发现,巫皇传承中竟然也有推拿按摩的知识。不过如果林大宝当然不能说实话,只能胡编一个理由糊弄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