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白背叶。”

“不老草。”

“北鹤虱。”

“打破碗花花。”

苏梅望着眼前的药材,一口气报出四个名字。但是轮到第五种药材的时候,苏梅却意外停顿了一下。

眼前这株草药,高度大概二十公分左右,通体呈灰白色,而且布满了条纹。它的叶冠展开,仿佛是一柄雨伞倒扣在枝干上。雨伞的边缘是锯齿形状的叶片,样子看起来十分古怪。

注意到苏梅陷入沉思,苗远图不禁笑道:“苏小姐,是不是遇到困难了?中医博大精深,你能认识前面四种药材,已经让我非常惊讶了。如果你愿赌服输,我不介意收你做学生,手把手教你中医。”

旁边的人听到,均是羡慕地看着苏梅。能被一代名医苗远图收为学生,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好事!

苏梅眉头微蹙,脑海中不停地搜索着各种草药记载。苏梅从小学医,五岁就开始被大人逼着背诵医书。夏国传承至今的中医典籍,不管是最基本的《汤头歌》,还是集大成者的《本草纲目》,甚至是最晦涩难懂的《黄帝内经》,苏梅自认为都背诵得滚瓜烂熟。

但是这些医书中竟然都没有关于这株草药的记载。苏梅在看到这株草药的瞬间,脑海中已经闪过了许多种疑似选项。但是仔细比较之后,却发现总有细微差别。

“行不行啊,拖拖拉拉的。”

“就是。不认识的话就认输啊。”

“跟苗老比试医术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“……”

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围观的众人又开始躁动起来。甚至有些人已经当着苏梅的面,让她认输。

“这株草药,我确实是第一次看到。”

苏梅叹了口气,略带苦涩说道。

苗远图脸上浮现出笑容。他眼睛死死盯着那株人形何首乌,似乎随时准备把它抓到怀里。

“咦,这玩意儿到底是桔树还是橙子树?我怎么觉得这么像呢。不对,这是杂交品种啊?厉害厉害。”

人群中,一个疑惑的声音响起来。苏梅抬头一看,看到林大宝正站在一棵果树前面指手画脚,但是眼睛却不停对这边使眼色。

“杂交品种?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苏梅脑海中仿佛一道闪电闪过,脑海中疑惑瞬间豁然开朗。她拿起最后一株草药,笃定答道:“这株草药,是几株药材的杂交体。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这株草药的叶子是紫苏叶,躯干是魔铃草。另外,这株草药的根系是让我最为难的。但如果仔细看,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这株草药的根部长有软白色孢子。很显然,这株草药的根系是从灵芝嫁接而来。”

“紫苏草、魔铃草和灵芝。这株草药是由这三种草药共同嫁接而成的。苗老,我说的对不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