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原本模样憨厚,甚至看起来有些土里土气的林大宝,在这一刻仿佛变了一个人。如果说之前的林大宝是一把古朴藏拙的钝刀,那么此时的他,就是一柄锋芒毕露的长枪!

枪身杵地,枪尖指天。仿佛轻轻一抖,就能把天地戳上一个窟窿。

“弄死他!”

白九爷狰狞吼道。眼前这个穿着迷彩服的农民,让白九爷感到有些眼熟。但是心中的怒火早已压过了一切理智。他白九爷在城南码头经营十多年,何时被人堵门欺负过!

“上啊!”

一个混混手提西瓜刀,对着林大宝当头劈下。空气中响起尖利的破空声。林大宝毫不怀疑,这一刀如果砍在身上,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。

“哼!”

林大宝侧身躲过,手指迅如闪电点在他的肋下。混混顿时凄厉地尖叫一声,倒在地上抽搐起来。

“呼!”

后脑勺有棒球棍扫过。林大宝身体微微下挫,两枚银针从指尖飞出,刺入对方体内。

对方发出一声闷哼,瘫软在地上。

穿着迷彩服的身影,在人群中如同鱼儿般游动。擦身而过的瞬间,总有人痛苦倒地,甚至是呻吟不断。短短几分钟时间,林大宝身后已经躺下十多个壮汉。

其他人见状,不由自主往后退去。街头斗殴,本来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。人多压倒人少,狠人压倒软柿子。但眼前这个男人却是一个例外。他明明只有一个人,却勇往直前,仿佛身后有千军万马。他看看起来土里土气憨厚老实,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。但是在他们看来,这笑容就比魔鬼还要可怕。

“上啊!谁弄死他,老子奖一套房子!”

白九爷将身前一个犹豫不前的混混踹翻在地。随后他捡起一把西瓜刀,狰狞喊道:“弄死他,这码头就归他管!”

有人眼睛火热,但是更多的人眼中全是迟疑和恐惧。

谁都知道城南码头是棵摇钱树,每年油水几十万。但是赚了钱得有命花才行啊!

“啊!”

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横冲直撞冲来。他手里提着一根包着铆钉的铁管,对着林大宝劈头盖脸砸下。

“哼!”

林大宝眼中闪过一丝寒意。两枚从指尖飞出,分别刺入他的“气海”、“紫宫”两处穴位中。

气海是阳气之源,紫宫是灵智之根。这两处大穴位受伤,人就会变成傻子。

壮汉猛地停下脚步,目光呆滞地站在原地。林大宝伸手在他胸口轻轻一推。足足一米八几的大壮汉,轰然倒地不起。

林大宝施施然走到白九爷面前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:“火金刚是你什么人!”

“关你屁事!”

白九爷右手一翻,一柄匕首泛着寒光刺向林大宝小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