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带着农场混异界》



赵海一感觉到这股气势,不由得脸色一变,他十分的清楚,这股气势十分的强悍,就算是他出全力,也不见得能压过这股气势。

随着这股气势的升起,一个人影突的出现在那个木系修士的前面,这人一身的道袍,头发已经全白了,两条眉毛也全白了,但是眉毛却很长五缕银髯飘酒胸前,头上的发髻用一根碧绿色的玉簪拐着,真是仙风道骨,说不出的潇洒自然。

但是这个老道一出现,就两眼如电一般的射向赵海,暴喝道:“大胆贼子竟敢伤我门人,受死!”

说完手一挥,他一只巨大的,金黄色手掌直往赵海压来,赵海一看这种情况,不由得冷哼一声道:“结婴修士一击,到也舍得。”说完赵海暴喝一声,手握成拳,一拳往那只大手击去。

随着赵海这一拳,一个巨大的拳影猛的从他的手上飞了,一拳迎上了一掌,就听轰的一声,整个虫洞都摇晃了几下,还好这虫洞十分的结实,只是晃了几下就停了下来,赵海在往前看,发现那个木系的修士已经被刚刚他那一拳的余波给震死了。

赵海哼了一声,手一挥,把那几个修士的尸体都收了起来,接着放出不死生物打扫战场,收拾完后,赵海招呼几人把那些虫族的尸体都收到空间里,这才离开虫洞往远处飞去。

就在赵海离开虫洞不长时间,几个修真界的修士就到了虫洞这里,一进虫洞这里,那几个修士的脸色都不由得一变,他们也感觉到了虫洞里那大战的痕迹,特别是赵海最后与那个白眉老者之间的相互一击,那可是成婴期大宗师的一击,虫洞里还留有很我的能量波动,那几个修士都感觉到了。

那几个修士显然相互之间都认识,不过却算不上是朋友。其中一个黑衣修士,看了其它几人一眼,沉声道:“各位也注意到了吧?这里的能量波动,好像是成婴期的高手这招留下来的?”

他旁边一个绿衣修士冷哼一声道:“易水寒。你少在那里装疯卖傻的,这里的情况白痴都看得出来,一定是两个在这里交手,修用玉婴符,只是不知道交战的两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大仇。竟然连玉婴符都用上了。”

黑衣易水寒冷笑道:“将天雷,白痴的是你吧,你没有注意到,这里除了成婴期高手过招的痕迹之外,还有什么能量波动吗?”

一旁的一个背着宝剑,一身白衣的人点了点头道:“易兄说的有礼,这里除了成婴期高手一击留下的灵气波动之外,还有六个人的能量波动,其中五个人是我们修真界的修士,使用的土系。金系和木系的功法,而最后那人的灵气波动却十分的特别,请恕在下眼拙,实在是看不出来。”

将天雷对这个到是十发的客气,他一听这人这么说,不由得愣了一下道:“竟然连索连城的五行法眼都看不出来,这到是有些奇怪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