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流氓艳遇记》

  迟建军叹了口气,“当年因为误会你离开了我,当时你还着孕。父亲因为这件事情把我赶出家门,我派人四处打听你的消息,这一找就是十三年。当我知道你在小杨村的时候连夜开着车去了。见到你们母子之后我就想,我们一家终于可以团聚了。”

  

  说到这不禁笑了起来,“你还记不记得杨洛回来见到我们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?”

  

  杨雅欣‘扑哧’一笑,“这小子就是个小混蛋,没有他干不出来的事情,也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。”

  

  这时一名三十多岁的穿着上校军装的女人笑着问道:“嫂子说说,这小子当时说了什么?一定很有意思。”杨雅欣看着她这个小姑子迟可馨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

  迟建军笑着说道:“这小子当时才13岁,一进屋见到我搂着你嫂子,围着我转了好几圈,嘴里还啧啧有声的说,不错!不错!老妈很有眼光。然后嬉皮笑脸问我,喂!哥们说说,你和我老妈是怎么勾搭上的。”

  

  “噗!”

  

  “哈哈”

  

  那名老妇人刚喝到嘴里的茶全都吐了出来,紧接着所有人都一阵大笑。

  

  老妇人说道:“这小子来了之后倒是和我挺亲热,一直叫我奶奶。但我就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不管你爸叫爷爷呢?总是叫老头,你爸爸为了这件事情可是一直耿耿于怀。”这个问题谁也不知道,在场的人都很疑惑,也有人问过他,可这小子就是不说。

  

  迟可馨说道:“他一来我们家的辈分就乱套了,他从来都没有叫过我姑姑,一直叫我姐姐,叫月馨二姐。”然后看着迟建军,“他还不是没有叫过你爸爸?一直叫你哥们。”

  

  杨洛的二叔迟建国说道:“看来我还很幸运,他一直叫我二叔。”

  

  “嗯!你是很幸运,他惹祸你给他擦了多少回屁股?”迟可馨说道。

  

  “三姐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问过他,长大了想干什么?”迟家老幺迟月馨笑着说道。

  

  迟可馨猛点头:“记得记得!当时我问他这话就是因为这小子太厉害了,学习厉害不说,就是大哥的警卫有多厉害你们都知道吧,可七八个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  

  迟建军一愣,“怪不得有一断时间小王他们脸都是青一块紫一块,当时我问他们怎么回事,这帮小子吱吱呜呜说是训练时候弄的。”

  

  迟月馨无奈的说道:“大哥!你还真是迟钝。他在基层当兵,哪一年军区大比武不是冠军?后来去了那里,哪一次不是完美的完成任务?就是中央有重大会议和活动的时候,哪一次不是主席总理点名让他带队安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