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流氓艳遇记》

  吴东躺在病床上挂着吊瓶,右手拿着一本色|情杂志津津有味的看着。突然病房门被大力撞开,那天和他一起的另外三名中年人急促的走了进来。

  

  “吴总出事了。”

  

  吴东放下手中的杂志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难道天塌了?”

  

  一名中年人摸了一下额头上的汗,“确实是天塌了,贝氏集团和锐丰科技今天早上突然撤股。并同时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消息。公司的股票一路下滑,我们投入两个亿可只坚持一个多小时。”

  

  “啪嗒”吴东手里的杂志掉在了身上,过了好一会才嘶声嚎叫到:“怎么会这样?他们怎么会突然撤股呢?”

  

  那名中年人说道:“我们亲自去贝氏集团和锐丰科技,可根本见不到贝音瑶和苏换成,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

  

  另一名中年人拿着一张报纸递给他,“看看吧。”

  

  吴东没有接,由于刚才太激动牵动了伤口,鼻子上的纱布慢慢渗出血水。“去银行贷款,一定要把股票托起来。”

  

  那名中年人无奈的摇头,“我们去了,银行根本就不贷给我们。”

  

  “什么?”吴东猛的在病床上坐了起来,“这帮混蛋,以前上赶着找给我们贷款,现在遇到状况,居然都***躲了。”

  

  三名中年人心里想到,现在公司已经无可救药,谁***愿意把钱贷给你打水漂。

  

  吴东感觉到身上的力气好像一下被抽光,软软的躺在床上,两眼无神的看着屋顶。

  

  三名中年人互相看了一眼,同时在身上拿出一张信封放到床边,“吴总这是辞职报告您拿好,这个月的薪水和奖金我们也不要了,请你保重身体。”

  

  说完三个人没有一点留恋的离开。心里还在为那个被打断腿的同事感到悲哀,不但工作没了,现在就连医药费都要自己出。同时他们也庆幸那天的走运。

  

  看着三个人离开,吴东抓起三张信封扔了出去,一声怒吼:“滚!滚!都***滚。”突然一声惨叫,惊恐的喊道:“医生!医生!”暴怒之下也没有在意,扔信的那只手正是打吊瓶的那只,整个针头把他手背豁出一个口子,鲜血激射而出。慌得他急忙用被子捂住大喊医生。

  

  可喊来的不是医生,正是让他惊恐的杨洛还有前妻杨美丽。

  

  杨美丽看见吴东病床上全都是血,脸色一变刚想走过去被杨洛一把拉住,“干什么?这个家伙死了和你有关系吗?”

  

  “可是”杨美丽话还没说完就被杨洛打断,“没有可是。”任何女人心都是软的,不管有没有感情,毕竟夫妻一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