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流氓艳遇记》

  在杨洛和贝音瑶携手出现的时候,在场的每个人都认为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尤其那些什么少爷公子的,全都把杨洛归类到了乡巴佬穷鬼吃软饭一类。可有谁能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,却是一个隐世巨富。

  现在听见杨洛的话,他们都感觉到脸上发烫,这是多么大的讽刺。自己那点家底有什么资格在人家面前显摆,一瓶几万几十万的红酒人家不是喝不起,而是不想喝。

  童童看着杨洛的背影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受,撅着嘴说道:“小姨!你真的要还给他们吗?”

 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场赌局是怎么发起来了,贝音瑶也是如此。但刚才杨洛的话,也让她明白了一点,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疼痛。

  童童愤恨的说道:“你知道这帮混蛋还有那个庄路对小姨夫说了什么吗?”没有人说话,在场的人都竖起耳朵听着,谁都想知道原因。

  童童拿起一杯红酒,然后坐下来学着当时庄路的表情,“我叫庄路,是大沧海云集团的执行总裁,在贝氏集团拥有百分之二的股份。我承认没有我的父母我不会有今天。可那又怎么样?我喝着几万几十万一瓶的红酒,你这个乡巴佬喝得起吗?我开着几千万的名车,你也只能看看吧。”

  童童说到这想了想,“对!他还拍了一下额头,然后又说我忘了,红酒你也喝得起,名车也开得起,你是吃软饭的吗。”

  听完童童的话,不止贝音瑶脸色越来越冰冷,就连贝德瑜脸色都不好看。在场的人心里一阵叹息,怪不得人家往死里整你,真是咎由自取。

  庄少雄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,哆嗦着手指着庄路,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

  贝音瑶想了想,把手里的合同撕得粉碎,“庄叔叔!我只留下贝氏集团百分之二的股份,其它的你都拿回去吧。”

  庄少雄摇摇头,“我不要了,公司在你的手里还能发展,要是留给这个逆子我一生的心血会毁在他的手里。”

  庄路怒吼一声,“爸!你是不是老糊涂了。”说完跑过来抓着庄少雄的肩膀一阵摇晃。

  一名年轻人一把推开庄路,“你想害死爸爸啊。”

  庄路眼睛血红一片,指着年轻人疯狂的喊道:“庄阳!你这个杂种滚远点,这里哪有你说………。”

  “啪”庄少雄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庄路的脸上,“庄路!从今以后不允许你在踏入庄家一步。”

  庄路已经陷入一种病态的疯狂嚎叫道:“老家伙,我可是你亲儿子,你居然为了这个杂种打我。”

  一声老家伙让庄少雄对这个儿子彻底绝望。这就是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儿子吗?心中一阵剧痛,“从今以后我只有一个亲儿子,他叫庄阳。”说完转身向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