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偶天成》

话音刚落,就进来三个小娘子。

打头的小娘子身量高挑,白净的鹅蛋脸,水润的大眼,正是甄妙嫡亲的姐姐,排行第二的甄妍。

她今年已有十六岁,与户部左侍郎的嫡次孙订了亲,正在备嫁,所以平日是鲜少出门的,这次赏花会也没去。

后面跟着的就是二房的双生姐妹,甄冰、甄玉。

“二姐、五妹、六妹,你们快坐。”甄妙把书放到一侧的案几上,直了直身子。

甄玉瞥一眼书册,笑了:“女诫?呵呵,四姐是该好好读读了。”

甄妙郑重点头:“恩,正读到‘择辞而说,不道恶语,时然后言,不厌于人,是谓妇言。’”

甄玉脸顿时气红了,讥道:“哼,四姐,你做下那等事来,还有脸讽刺别人!”

甄妍脸一板,一双大眼盯着甄玉:“六妹慎言,四妹顽皮意外落水,自有父母长辈去教训,哪有做妹妹的指着鼻子去骂的道理,难道二伯娘就是这么教导你的么?”

甄玉要气死了,这一家子,都睁着眼说瞎话啊。

“什么顽皮落水,分明是——”

“六妹!”甄冰拉了孪生妹妹一把。

甄妍抿了唇,微抬着下巴:“五妹,我看六妹有些糊涂了,你且带她回去歇着吧,若是要我再听到她胡言乱语,定要禀告祖母处置的。”

“恩。”甄冰站了起来,冲甄妙道,“四姐,你好好歇着,过几日妹妹再来看你。”

说完扯着甄玉往外走。

甄玉甩开她的手,扭头冷笑:“四姐,天在做人在看呢,黑的白不了,你倒是凭着低三下四的手段得了好姻缘,三姐可是被你害惨了……”

见甄冰甄玉离开,甄妍扫一眼紫苏:“紫苏姐姐,劳烦你带她们下去,我有话对四姑娘说。”

“婢子不敢当。”紫苏施了一礼,领着小丫头退下。

“二姐——”甄妙满腹疑问。

刚才甄玉的话中,透露的信息可是太多了。

“伸手。”

“二姐?”

就见甄妍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戒尺,啪的一声打在甄妙手上。

“这一下,是替娘打的。娘向来好脸面,你做下这等事,生生把她气吐了血,我打你,你服不服?”

见甄妙点头,甄妍又打了一下:“这一下,是替三妹打的。她身为庶女,婚嫁本就不易,祖母替她费心寻的亲事,就被你给搅黄了,我打你,你服不服?”

甄妍是打定了主意教训妹子一顿,以防日后惹下更大的祸事来,这两下并没手下留情。

甄妙疼的眼泪汪汪:“二姐,你说三姐的亲事黄了?”

三姑娘甄静是大房的庶女,也是整个建安伯府唯一的庶女,前不久和礼部尚书杨裕德幼子的第三子定亲。

“你虽撞柱以正清白挽回了些颜面,却不知杨尚书家风严谨,三妹本就是庶女,出了这种事,退亲也在意料之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