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偶天成》

甄妙得到消息时,正在低头绣玫瑰花瓣上的露珠儿,神情认真而专注。

针尖刺破手指,血珠立刻滚了出来,落在洁白的帕子上,氤氲成一片淡淡的红。

她只是愣了愣,忙把绣绷放到一旁,带着阿鸾和小蝉匆匆去了虞氏的院子。

进门时,甄焕正侧坐在塌旁喂虞氏吃药,夫妻间,流动着显而易见的情谊。

见甄妙进来,虞氏脸上一红,示意甄焕不要再喂,甄焕却不以为然,直到药碗见底儿才转身淡淡道:“四妹来了。”

甄妙屈膝一礼,问候虞氏:“大嫂,您怎么样了?”

虞氏脸色倒是还好,笑道:“没什么事,可能是昨个儿贪凉开窗,胃口有点受凉,都是你大哥儿,太大惊小怪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甄妙松了口气。

姑嫂二人又聊了一会儿,甄妙怕打扰虞氏休息,起身告辞。

甄焕站起来道:“四妹,我送你吧。”

“多谢大哥。”甄妙灿烂一笑。

甄焕神情有些奇异,抿了抿唇,当先走了出去。

路上兄妹二人默默无言,走了好一会儿,甄焕才忽然停下来,望向甄妙。

甄妙有些不解:“大哥是有话要说么?”

甄焕迟疑了一下,还是道:“四妹,你大嫂怀着身孕,以后指导你练武之类的,就停了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甄妙虽不觉得虞氏怀孕和指导她练武有什么冲突,既然人家夫君都这么说了,还是点点头。

见她应的痛快,甄焕微怔。

甄妙就浅笑道:“大哥,若是没有旁的事,我就先回了。”

见她屈膝一礼,随后转身步履轻盈的离去,甄焕还是把话说了出来:“四妹,以后,就不要给你大嫂送什么吃食了。”

甄妙霍然转身,脸有异色。

原来,原来她的大哥是这个意思。

她是不是……太后知后觉了?

或者说,甄焕对她根深蒂固的看法,从没改变过,只是没有冲突时,被深深埋了起来,维持着表面的兄友妹恭。

在甄妙的静静注视下,甄焕有些狼狈的微微偏了头:“四妹,我要说的就这些,你慢走。”

见甄焕匆匆转身,甄妙开口:“大哥,请留步,妹妹也有话对你说。”

甄妙快步走了过去,站在甄焕面前,却没有说话,脸忽然靠近。

甄焕吓了一跳,后退两步道:“四妹,你这是何意?”

甄妙抿唇一笑:“大哥,我是看你眼睛里有东西呢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甄焕下意识的问。

甄妙一双大而黑的眸子璀璨生光,仿佛刚才对方的质疑和羞辱从不曾存在过,温温柔柔的道:“大哥的眼睛里,有着偏见!”

说完干脆利落的转身,带着两个丫鬟快步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