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偶天成》

老夫人心中一沉,面上却不动声色:“四丫头,那日落水后,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么?”

甄妙闻言抿了抿唇。

早就说过,这货虽然有点二,但并不蠢。

自从被告知镇国公府请了官媒过来定下了亲事,她就琢磨了一下。

按理,镇国公府那样的门第,遇到这种事就是拒绝了,女方也只能认了。

可对方那么快有了行动,实在不像占上风一方的行事。

想想自己脖颈上的淤痕,还有消失了的丫鬟婆子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。

对方爱惜羽毛,他家却已经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大不了这个姑娘舍弃了呗。

既然达成了协议,那么真相,是无论哪一方都不想提起的。

甄妙垂了头,声音软软的:“祖母,那日落水,孙女早吓得什么都不知道了,哪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。只是不知为何,总是做梦有人掐我脖子。到了祖母这里,心里才算安稳了。”

老夫人松口气,眼神慈爱起来:“唉,你这是惊着了。素月,把我常看的那本妙法莲华经拿来。四丫头,你婚事已经定下,闺学就不用去了,在家多抄抄经书。现在时辰不早了,去陪陪你娘吧,这些日子她没少操心。”

说到这顿了一下:“还有三丫头一直病着,你做妹妹的也要去看看。”

“是。”甄妙退了出去。

等甄妙一走,老夫人就招来王嬷嬷:“紫苏怎么说?”

王嬷嬷一边给老夫人捏肩一边道:“紫苏说四姑娘这些日子话不多,大多时间都在看书。”

“呃,看的什么书?女儿家,不能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带坏了。”

“多是女戒、列女传之类。”

“素月,你觉得四姑娘怎么样?”

王嬷嬷忙低了头:“姑娘的事,婢子不敢妄议。”

老夫人叹口气:“让你说,你就说。旁观者清,许是年纪大了,有时候也会看走了眼。”

王嬷嬷头垂得低低的,恭敬道:“婢子以前冷眼看着,四姑娘还有些心浮气躁,许是年纪小,心性不稳的缘故。自落水后,倒如璞玉待琢。”

“璞玉待琢?但愿吧。素月,我让你打听的韩进士一事,如何了?”

老夫人打听韩进士,却是为了被退亲的三姑娘甄静。

韩进士名志远,二十出头,寒门出身,今春新出炉的进士。

因着三姑娘被退了亲,就入了世子的视线,打算把庶女许给他。

王嬷嬷把打听来的消息一一道来:“是寡母拉扯大的,很是孝顺,人才也是好的,就是底下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子……”

老夫人听了就皱了眉:“那就再看看吧。”

只是她也心知,甄妙的亲事已经定了下来,甄静排在前面,等不得了,又是退了亲的,这恐怕已经是最好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