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妙偶天成》

听亲大哥说了那番话,甄妙作为一个普通妹子,心情不好是必然的。

于是,晚上少吃了一碗饭,挥退了丫鬟苦练身体。

敲门声传来。

“姑娘,婢子可以进来么?”

甄妙正把一条腿高抬着贴到床柱上压腿,闻言有些纳闷。

是阿鸾的声音。

这些日子,新来的几个丫鬟还有院里原本的几个小丫头为了等级的事,都卵足了劲儿在她面前求表现,只有阿鸾和青鸽例外。

青鸽是有些憨,只要吃的管够,根本没有太多复杂心思。

至于阿鸾,则是安静的过分。

“进来吧。”放下腿,甄妙抽出一条帕子拭汗。

阿鸾微低着头,轻轻走了进来。

烛光下,容光更艳。

“什么事?”甄妙问。

阿鸾并没有绕弯子,施了一礼道:“姑娘,今日大奶奶的事,婢子觉得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甄妙眨了眨眼:“你是说,大嫂不舒服,真的和我们这边有关?”

自回来后,甄妙不是没想过,只是她反复把虞氏进了沉香苑的事想了几遍,也没发觉到底哪里不妥。

“婢子只是觉得,大奶奶如果不是偶然的不舒服,而是有人算计的话,那必然是和姑娘有关。若是和姑娘有关,那也许算计的不是大奶奶,而是姑娘。”阿鸾一脸平静,声音无波无澜,说出的话却令人心惊。

甄妙有些惊讶阿鸾一个从外面采买来的丫鬟能有这番见识,更惊讶她话中的含义。

见甄妙眼睛微微睁大,没有做声,阿鸾道:“婢子是多嘴了。只是……只是在这深宅大院里,想得多些,总没有坏处。”

她不是多言的人,把该说的说了,就垂首立在一旁。

静静的,如一朵盛开的白莲。

甄妙挥手:“嗯,我知道了,容我好好想想,阿鸾,多谢你提醒了,你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阿鸾倒退着离去,轻轻把门掩上。

因为阿鸾的话,甄妙心里虽起了波澜,还是稳住心思,按自己定好的时间把身体锻炼完,这才转身去了净房沐浴。

洗簌完毕,披着宽松的袍子坐在窗前,提笔写了起来。

足足写了三大张纸,甄妙才停了笔。

她写的,是今日虞氏自从踏进沉香苑后的情景。

院中人所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动作,谁做了什么,谁站在哪里,事无巨细,完全用客观的语气记录了下来。

她是不太懂得这些算计,但若是今日的事真的不是意外,那些算计再高明,也就藏在这三张纸中。

她别的不行,记性还不错,不是么?

甄妙从头到尾,细细的看着自己写下来的话。

这货完全是拿出了上学时看推理的精神啊!

最终,甄妙拿起朱笔,在绣绷和桃子两处,画了两个圈。